渣男要夺天下?我出手覆了这江山精品篇
  • 渣男要夺天下?我出手覆了这江山精品篇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凤点江山
  • 更新:2024-06-11 19:37:00
  • 最新章节:第43章
继续看书
小说《渣男要夺天下?我出手覆了这江山》,现已完本,主角是夜容煊晏姝,由作者“凤点江山”书写完成,文章简述:有人在考量,有人在臆测,有人暗中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皇后登基两个月,皇后进宫也才一个月,根基其实都不太稳。可最近发生的事情确实惹人臆测。大臣们都知道夜容煊出身低微,其他几位王爷看不上他,奈何有个一心扶持他的皇后。皇后一人可敌千军万马算不上,但确实是因为皇后,先帝才把皇位传给了夜容煊,一向自诩高贵的亲王们这个结果打心眼里不服,朝中早......

《渣男要夺天下?我出手覆了这江山精品篇》精彩片段


云氏脸色一变,下意识地摇头:“我没有——”


“皇后娘娘为何一直不说话?”武王目光盯着晏姝,眼底色泽锋锐如冰刀,“外面不是一直传闻皇后宽容大度,聪慧仁善?若连自己的妹妹都容不下,这仁善之名只怕名不副实!”

“夜容瑾!“夜容煊霍然起身,表情冷怒阴沉,“谁给你的权力在这里质问皇后?”

武王夜容瑾,先帝第三子,曾是先帝和贵妃捧在掌心的眼珠子,取名为瑾,可见宝贝之意。

但武王的性情却与这个名字不太相符。

夜容瑾不屑地看着他,嘴角勾起讽刺的弧度:“本王一向胆大,不需要借任何人的势,皇上只怕没有本王这般胆量。”

“三弟!”凤王皱眉,声音里透着几分警告,“不得放肆。”

夜容瑾充耳不闻,冷冷地盯着夜容煊。

厅中一时剑拔弩张。

唯有晏姝还镇定地坐在椅子上,表情看不出喜怒变化。

武王这个人一向刁钻狠毒,得理不饶人,无理也抢三分,且一贯肆意妄为,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晏姝心里清楚,武王不是个轻易服软之人,但一旦他服了软,便足以起到一个杀鸡儆猴的作用。

“皇后娘娘。”云氏面上浮现哀求之色,“雪儿性子柔弱善良,在家连一只蚂蚁都不敢踩死。宫中是皇家之地,规矩森严,她更不敢犯上不敬,公然顶撞皇后娘娘,求皇后大人有大量,放过雪儿。”

“夫人请起吧。”夜容煊压下火气,语气淡淡,“晏雪被降为才人乃是事出有因,不是皇后故意——”

“夫人只是想知道原因。”武王冷笑着打断他的话,眼底恶意十足,“皇上不敢说吗?”

云氏垂眸,眼底划过一抹阴冷色泽。

武王脾气不好,嘴巴又毒,今日正好派上用场。

她倒要看看,晏姝稍后如何收场。

“夜容瑾,你别太过分!”夜容煊咬牙,恨不得让人把他拖出去凌迟处死。

左右两侧的王爷重臣们眉头深锁,沉默不发一语。

一个个眼睛都落在夜容煊和晏姝脸上,谁也没有轻易开口,似乎都在等着看皇上和皇后如何应付。

有人在考量,有人在臆测,有人暗中抱着看好戏的心态。

皇后登基两个月,皇后进宫也才一个月,根基其实都不太稳。

可最近发生的事情确实惹人臆测。

大臣们都知道夜容煊出身低微,其他几位王爷看不上他,奈何有个一心扶持他的皇后。

皇后一人可敌千军万马算不上,但确实是因为皇后,先帝才把皇位传给了夜容煊,一向自诩高贵的亲王们这个结果打心眼里不服,朝中早已分派的大臣们自然跟着不服。

他们与之前的各位主子间有个不可分割的利益关系,千丝万缕,哪那么容易切断?

所以大家都在观察。

不但观察皇后,也要观察皇后。

而最近最让人侧目的就是晏雪次女进宫一事。

听说皇后对这个妹妹不好,肆意打压,连自己父亲的面子都不给。

有人猜想着今天护国公大寿,必定要起一些波澜,没想到波澜这么快就起来了。

“皇后娘娘为何一直不说话?”武王催促,表情已有些不耐,“夫人虽说不是皇后的亲生母亲,却到底是继母,皇后娘娘打算让她就这么一直跪下去?”

“君臣尊卑,如今本宫贵为皇后,别说继母,就算是亲生父亲也跪得。”晏姝语气冷淡,语气不卑不亢,“难不成武王觉得父子排在君臣前面?”


夜容煊想到就算去了流云殿也什么都不能做,心情越发阴郁。

当皇帝当得像他这么窝囊的还有第二个吗?

不但朝政无法做主,连后宫嫔妃都不能睡,他纳这些妃子干什么?

摆着好看?

真是讽刺至极。

这一夜晏姝睡得并不安稳,一闭上眼就看见前世悲惨一幕。

夜容煊在殿外焦急地踱着步子,不知道的人都以为他在担心自己的妻子。

谁能想到,他是在等待一尸两命的结局?

晏姝自认为前世对夜容煊足够用心,哪怕对待其他人都可以为敌,唯独在夜容煊面前总是体贴,甚至小心翼翼地照顾着他卑微的自尊心。

然而他的自尊心根本照顾不了,或者说豺狼之心捂不热。

这种薄情寡义的东西,最适合晏雪那种娇弱虚弱的小白莲,把他奉为神祇的人才是他的最爱,柔弱无知的女子用崇敬的眼神看着他,才是他享受的过程。

如果夜容煊能表达出他的厌恶,甚至明确不屑用她帮忙就可以自行笼络朝臣,坐稳帝位,晏姝或许还愿意高看他一眼。

然而一边利用着她手里的权力,一边又厌恶着她的高高在上,甚至为了他那点可悲的自尊心对她心生恨意……

晏姝闭上眼,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让他好好尝尝他该尝的滋味。

这一夜晏姝靠着床头,久久未眠。

……

翌日,皇上命林英宣布免朝。

大臣们待在偏殿等了半个时辰,听到“今日免朝”四个字,不由一愣。

皇上多想亲政,大臣们可是看在眼里的,早朝时恨不得比文武百官来得都早,迫不及待地想在百官面前展现出勤政爱民的一面。

今日免朝?

实在不太像是他的作风。

南丞相眉眼浮现深思,旁边一个同僚凑过来,低声问道:“丞相大人可知发生了什么事?”

“皇上的事情,本相怎么会知道?”南丞相偏头瞥他一眼,一副老谋深算的表情,“这个问题应该去问林公公才是。”

也对。

皇上昨日还好好的,恨不得让他们把手里的奏折都交出来的架势,今日却忽然免朝,连个理由都不给?

“本王也很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身亲王袍服的男子走过来,头戴五珠玉冠,满脸的嘲讽之色,“不会是刚选了几个秀女,皇上精神不够用了吧。”

其他大臣闻言,表情忍不住臊得慌:“武王怎能如此口无遮拦?”

“本王说的不对?”武王一甩袍袖,“家中娇妻美妾好几房,也没见你们羞涩,怎么,房内之事能做不能说?”

“武王还请慎言。”南丞相皱眉,“对皇上不敬乃是大罪。”

武王讽刺:“他值得我恭敬吗?”

丢下这句话,他拂袖而去,根本不理会在场之人的反应。

大不敬?

当年夜容煊跪在他面前被他扇耳光的时候,别说反抗,连不满的表情都不敢有。

天子?皇帝?

他配吗?

武王望着远方雾沉沉的天际,想着老天爷真不公平,那种贱泥里冒出来的东西居然也能坐上皇位。

真是笑掉大牙。

御乾宫里,林英小心翼翼地给夜容煊抹了药膏。

“大臣们都退了?”

“是。”林英点头,“皇上怎么不称病呢?这样不是更有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

“称病?”夜容煊冷笑,“如果他们借着探病的由头来面圣,朕见还是不见?”

林英连忙低头:“奴才愚钝。”

夜容煊没说话,舌头抵了抵后塞牙,还是有点肿。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