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手撕白莲
  • 重生后我手撕白莲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焦糖爆米花作者
  • 更新:2022-07-15 23:04: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继续看书
温洛儿带着万般悔恨重生回到了一切惨剧还未发生的时刻!前世,她自以为觅得良人,把未婚夫当做至宝,对其言听计从,甚至不惜伤害身边真正关心她的人。如今,一切是新的开始,温洛儿撸起袖子复仇,发誓要让那些恶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重生后我手撕白莲》精彩片段

破败的木屋里,一台老式电视机播放着近期新闻。

“据报道,霍家太太温洛儿私生活糜烂与多名男友交往,大尺度照片曝光。”

“财经报道,温洛儿手段高明私吞老公霍秦天财产转移至海外,导致霍秦天宣布破产!”

温洛儿浑身淤青、早就衣不蔽体,她抬眼看着电视上播放着自己的“大尺度”照片,显然都是经过处理的照片。

自从那日被绑到这里,她就和外界断了联系,根本不知道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吱呀!”一声。

木门被推开了,温洛儿下意识的往角落瑟缩了一下,恐惧的看着门口光亮处。

缓缓而来的不是以往对自己动刑的男人,而是一双高跟鞋,温洛儿松了一口气。

视线自下而上,那双高跟鞋的主人竟是温佳心,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温洛儿下意识的想要求救,她拖着被打断的残腿爬过去,便听见头顶传来冷笑。

“我的好姐姐啊,你也有今天!以为嫁入霍家,生了个儿子就了不起了么?现如今还不是像哈巴狗一样得求我!”

“是你!是你害我到如此田地!?”温洛儿嘶哑着嗓子,不敢置信的质问。

温佳心满意得观赏着新做的修长美甲,漫不经心的回复,“成王败寇!怎么?姐姐不会真以为嫁给了霍秦天便可以高枕无忧了?”

霍家是皇城根下有名的名门望族,只可惜霍家这一代年轻一辈的独苗霍秦天是个病秧子。

传闻霍秦天活不了多久,所以当初霍家和温家联姻,父亲便将她从乡下接过去,嫁给了霍家。

温洛儿一直都认为自己是被温家当作工具一样送给了霍家,所以对霍秦天态度一直不冷不热,直到后来两人有了孩子,感情才逐渐回温。

岂料,却遭到了温佳心的嫉妒。

“我求求你,放过我儿子!他还那么小......啊!”温洛儿的话没说完,手指便被温佳心碾在脚底。

十指连心!钻心的疼!

温洛儿抓住机会,猛地用另一只手握成拳砸向温佳心的小腿,后者站立不稳,踉跄了好几步。

突然,一名西装革履的眼镜男护住了温佳心。

温洛儿抬起头,认出他是沈之杰,是自己暗恋了整个青春的男人,他们俩个竟然狼狈为奸在一起了?!

她瞪大双眼,“你们怎么会......”

还没等她说完,温佳心得意挑了挑眉,解答了她的疑惑,“姐姐,你还不知道吧,我早就和沈之杰在一起了,要不是姐姐的帮助,京城霍家怎么会这么快倒下?”

“我们也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啊,说起来这一切还真是得感谢姐姐!”

温洛儿回想起一切。

沈家运营不善,沈之杰这些年为了自家生意没少找自己行个方便。

她念及旧情,不得不签了很多不利于霍家的合同,暗中不知道帮了这畜生多少次,谁知他竟然联合温佳心来坑害自己!

温佳心有些嫌弃的后退几步,看着趴在地上宛如可怜虫的温洛儿,“忘了告诉你,霍秦天为了救你已经将全部资产转给我了。”

“至于你那个宝贝儿子,实在是太聒噪了,一直吵着要妈妈,我让人下了点药,啧,可惜了,下药的时候手一不小心失手了,你儿子怕是醒不过来了!”

顿时,温洛儿双眸猩红,听见丈夫和儿子的噩耗,整个人都在止不住的颤抖,愤怒地瞪着温佳心恨不得将她撕成碎片。

见她失去理智,温佳心再次补刀,“忘了告诉姐姐了,姐夫瞎了的眼睛也是我的手笔~”

温洛儿咬着牙,疯狂的扑向她,“温佳心!我要你偿命!”

沈之杰轻蔑的笑着,眼看温洛儿要得手,于是随意招了招手,几名黑衣男子出现将她押回了木屋。

木屋被拍的砰砰直响,她在里面拼命挣扎,眼泪横流,“你们这帮畜生,不得好死!放开我!我这辈子做鬼也饶不了你们这对狗男女!”

温佳心依偎在沈之杰怀里撒娇,“之杰,姐姐帮了我们这么多,我们一定要好好回报姐姐呢~”

沈之杰摸着她的额头,眸中闪烁着冷光,“没问题!我这就安排她的死鬼丈夫见来见她最后一面!”

木门再次被打开。

温洛儿已经精疲力尽,她勉强睁开眼,看见了自己的丈夫——霍秦天,他双目失明再加上常年身子弱,本就呼吸困难。

此番到了尘土飞扬的木屋里,更是咳嗽不停,但是霍秦天却挣扎着先手忙脚乱的帮她解绳子。

他咳出的鲜血撒在地板上,温洛儿看在眼里心中酸楚,眼眶很快蓄满了泪水,“秦天,你快走!不要管我!”

“要走一起走,我不会丢下你的!”霍秦天执拗的解着绳索,却越着急越乱。

突然,木门被关上,木屋里的最后一丝光亮都消失了。

“哐哐当当”,外面传来一阵敲打的声音。

一股浓重的汽油味传来,下一秒便听见温佳心在屋外叫嚣着,“姐姐,你不是一直想回家吗?妹妹我这就送你们一程,走好!”

说完,她便朝着木屋扔了个打火机。

大火瞬间燃起,火光冲天。

眼下逃脱无望,霍秦天只能尽量将温洛儿护在自己怀里承诺着,“洛儿,别怕,我在....下辈子我们还要做夫妻!”

“好!”温洛儿泪如泉涌,紧紧的搂着他。

这个哪怕到最后一刻也在用生命守护她的男人,这辈子她欠他的太多太多了。

若有来世,她一定要做个好妻子,也要让那对狗男女血债血偿!

通红的火光浸染了半边天。

“不要!”

温洛儿从梦中惊醒,佣人听见动静端着中药过来,“太太,快喝吧,喝了药病就好了。”

这是怎么回事?

她竟然还活着!

温洛儿猛地跳下床,仔细看着镜子里的那张脸,是自己没错!

“今天是几号?”温洛儿机械性开口。

佣人回复,“太太,今天是小少爷的生日,您已经生病好长一段时间了,晚上霍先生说会带小少爷过来一起过生日!”

“姐姐,我这气球这样装点你看可以么?我也不知道小少爷喜不喜欢,您快出来看看!”

这个声音......温洛儿脚下飞快冲出去,就是她!

这张让自己刻骨铭心的脸!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最后却害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温洛儿恶狠狠的看着她,后者茫然的眨着双眼,“姐姐,你怎么了?就算你再不喜欢霍先生,为了小宝也打扮一下!”

儿子的生日!

回想起上一世她的恶毒手段,温洛儿心中警铃大作!

上一世,霍秦天为了一家人为儿子庆生,在路上发生车祸导致双目失明的。

她猛地一把抓住温佳心的手腕,“我手机呢!?快给我手机!”

温佳心被她吓到了,颤巍巍的指着客厅茶几。

等温洛儿放开手,转身去拿手机,她才在心底暗骂,真是见鬼!

平日里文文弱弱的,今天却莫名其妙发这么大火!

难不成她知道了?!

温佳心死死盯着温洛儿,见她拨通了霍家老宅的电话。

霍家的佣人接通了电话,一听是太太便直接转接去了楼上书房。

霍秦天接通电话的时候正在进行视频会议,“怎么了?”

显然温洛儿平日里找他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像今天这么上赶着打来电话还是头一回。

温洛儿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便先直接开口,“你和儿子就在家等我,我们在家里过生日!”

家里?她说出这话,不仅电话那头的霍秦天诧异,就连正在偷听的温佳心都疑惑的转头看了她一眼。

温洛儿一向都以为自己是被用来联姻的工具,对霍家人更是向来没什么好脸色,今天这是又闹什么幺蛾子?

霍秦天拒绝,“不用,我已经空出了时间,你别找麻烦!”

温洛儿自从孩子出生就没在霍家住过一天,十月怀胎生了后她便连抱都没抱过儿子,霍秦天也不会自作多情到那个女人真的是好心来给孩子过生日。

温洛儿却态度坚决,再次强调了句,“等我回家,你们父子俩千万别过来!”

霍秦天挑眉,难不成她是有什么不想让自己和儿子撞见的秘密?

省的污了儿子干净的眼睛,霍秦天便应允了。

从书房出来,霍秦天便宣布了温洛儿会回霍家来给儿子过生日。

一时间,霍家内外有了人气,太太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佣人们唯恐照顾不周,一个个都里里外外忙活着。

从皇家幼儿园回来的霍小宝知道妈咪会回来给自己庆生后,开心的一蹦三尺高,逢人就炫耀。

“我妈咪今天特意回来给我过生日耶!”

“真好!妈咪好久没回家看小宝了,真想她!”

佣人张妈看在眼里,心底一阵心酸,这太太是有多狠的心,才能对小少爷不管不顾这么些年。

更催人下泪的是小少爷还一直很挂念自己的母亲。

温洛儿归心似箭回到了霍家。

本以为自己的愚蠢害了儿子和丈夫,含恨而终了,却没想到老天爷还愿意给自己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面对熟悉而陌生的霍宅,中西合璧的建筑掩映在葱茏绿树之后,周围僻静甚至能听到鸟鸣,温洛儿竟升起了一股胆怯之情!

她踌躇不前,慢慢顺着大道进入,一个清冷的男声传入耳中,“怎么?你又想玩什么把戏!?”

微微抬眸,只见霍秦天一袭黑色西服,戴着金丝边框眼镜,站在二楼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他还活着!

温洛儿顾不得被其他情绪左右,她快速冲上二楼。

佣人在后边追着阻拦无果。

霍先生一向不喜欢在书房被打扰,更何况这对夫妻貌合神离,他一向不喜欢温洛儿。

这可怎么办?

霍小宝见佣人愁眉苦脸的,一问便知妈咪去书房了,是以屁颠屁颠也跟了过去。

温洛儿跑进书房,霍秦天一看他,放下文件厉声呵斥,“给我出去!”

谁知她却跑过来紧紧抱着霍秦天不撒手,满脸泪痕似乎受了很大的委屈,哭了好一阵儿。

霍先生很是无奈,谁知道这温洛儿又想做什么?是她娘家又缺钱了还是想捞什么好处?

良久,温洛儿情绪才稳定,但鼻子一抽一抽的,霍秦天终于忍不住开口,“有什么需求直说,不用做戏!”

温洛儿放开了他的身子,哽咽着解释,“我知道错了,是我识人不清!我对不起你和儿子!我发誓以后一定会好好对你和儿子的!”

说着温洛儿还信誓旦旦的竖起三根手指对天发誓。

顺着门缝偷看的霍小宝推开门小跑过去抱着温洛儿的大腿,“妈咪!妈咪抱!”

孩子的小奶音喊得温洛儿心都要化了,她愧对小宝,这些年竟从未抱过他!

温洛儿刚准备蹲下身子抱起小家伙。

霍秦天马上过来拦住,他警惕的看着她,“温洛儿,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面对男人质疑的目光,温洛儿知道自己从前的所作所为早已让他寒心了。

“噗通”一声,温洛儿双膝直直跪在地板上。

她深刻反省着,“我作为霍太太这些年却为温、宋两家谋利,造成霍家产业不小的损失,但是请你相信我!我已经幡然醒悟了!”

话落,温洛儿目光灼灼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满怀真诚。

可就连霍家洒扫的佣人都知晓霍太太的心思并不在霍家,自从嫁入霍家没少为自己娘家捞钱。

此番举动,并未让霍秦天有什么改观,左右觉得不过是她的新招数。

“你好歹是霍家太太,说跪就跪,置霍家颜面于何地!?”

温洛儿知道此刻就算是自己再怎么表达愧疚都是于事无补的,缓缓站了起来。

“我知道我之前做错了很多事情,但请你看在我们还是夫妻,我是小宝母亲的份上,既往不咎。”

说着,她哽咽出声,“刚刚我梦到,有人会在今天你带儿子出去的路上埋伏,制造车祸,所以我才不顾一切的赶过来,你相信我!”

霍秦天冷笑,“太荒谬了,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疯言疯语?。”

“今天是儿子生日,你竟敢诅咒我们父子,你不履行母亲的义务也就罢了,却又下这种毒咒,又有什么用意?真期盼你不是小宝的母亲,如果能重新选择,我真不想与你有任何瓜葛!”

一席话说完,男人毫不留情的转身离开书房。

温洛儿呆在原地。

霍小宝听不懂大人之间在吵嚷什么,只是见距离妈咪远了,从爹地肩头伸着脖子喊妈咪。

霍秦天脚下一顿,还是蹲下身子将小宝放在地上,小宝迈着短腿跑过去扑在温洛儿身上,温洛儿立刻将他拥在怀中。

这一刻的温暖让温洛儿止不住的喜极而泣!

她的小宝贝还好好活着!

她还有机会弥补对孩子的亏欠!

霍秦天出门的时候瞥见温洛儿热泪盈眶,抱着小宝十分亲昵的动作竟觉得十分温馨!

下一秒,他的脑海中便回想起温洛儿之前的所作所为,眉头一紧。

那个女人一向诡计多端,指不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助理早就等候在门口,见太太回来了,知晓不用车了便让司机回去了。

转头却看见自家BOSS脸色阴沉,不等他问便开口吩咐:“去查一查温洛儿今天发生了什么?”

助理立刻领命,太太和先生向来不和,今天这又是怎么回事?

霍秦天若有所思的又加了句,“顺便将温佳心和沈之杰也查一查。”

......

温洛儿抱着小宝来到他的卧室,房间以蓝色作为主色点缀,开灯后房间里有绚丽的星空闪烁。

想来作为霍家小少爷,小宝自幼便是备受宠爱的,唯独自己竟然能狠下心肠多年将年幼的他拒之门外。

小宝贝一直紧紧抱着自己,不舍得下来,温洛儿便抱着他给他讲起了童话故事。

她今日赶来太匆忙了,什么都没准备,心里很是愧疚。

小宝听着自己讲的故事竟然渐渐睡着了,温洛儿帮熟睡中的小宝脱掉了外套,盖了被子。

瞧着他均匀的呼吸,樱桃小嘴粉粉的喘着气,浓密的睫毛像是小扇子,这些五官都像极了自己。

小宝贝的鼻子像极了霍秦天,温洛儿的思绪又回到了身赴火海的那一刻,他在自己耳边坚定承诺的话。

他说——洛儿,下辈子我还想做你丈夫!

温洛儿有些伤怀,眼泪不自觉滚落出来,滴在小宝贝脸颊上,小孩子睡着了下意识的揉了揉脸颊便又睡过去了。

想起自己今日来是为了小宝贝的生日,温洛儿悄声退出了房间,关门的时候仍不舍的望了一眼小宝贝。

温洛儿提出要亲手为小寿星做蛋糕,佣人们都面面相觑。

直到她进了厨房,管家还是上前说了句,“太太,交给我们就可以,您可以去忙自己的事情。”

温洛儿执意不肯,有了上一世的经历,她早已明白对自己来说,什么是最宝贵的。

她想在有限的生命里多制造一些和家人美好的回忆!

好在这些年闲暇之余她还学了烘焙,此时刚好派上用场,厨房里的工具她用得得心应手倒是将守在一旁的佣人看傻眼了。

霍秦天进来的时候,看见女人在厨房忙碌,微微蹙了蹙眉,没多说什么便上楼了。

男人推开小宝贝的房间,见小家伙睡得香甜便准备退出去,没想到小家伙却醒了。

小宝贝圆溜溜的大眼睛在看见自己的那一刻眼里的光暗淡了下去。

霍秦天上前询问,“怎么了?不开心?”

霍小宝嘴里嘟囔着,“我就知道是做梦了,我还梦见妈咪给我讲故事了呐!”

说起这些霍小宝满脸骄傲,霍秦天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你没有做梦,妈咪就在楼下。”

一听这话,小家伙眼睛一亮,“蹭”得从床上跳下去小跑出去了,脸上挂着无比兴奋的笑容。

霍秦天望着小家伙的背影陷入沉思。

楼下嬉闹声不断,温洛儿端着做好的蛋糕从厨房出来,嘴里哼唱着,“祝你生日快乐~”

霍小宝感动的不行,粉雕玉琢的小嘴巴主动献吻给温洛儿,“妈咪,这是我过得最棒的一个生日了!”

这话让温洛儿感到一阵心酸,紧紧抱着孩子,承诺着,“以后每年生日妈咪都陪你过。”

霍小宝止不住的点头,笑的十分开心。

为了缓解气氛毕竟今天是小朋友生日,温洛儿故意将奶油涂在小家伙鼻尖上。

霍小宝不服气嚷嚷着要给妈咪涂,两个人在客厅你追我赶,整栋别墅都能听见俩人的欢声笑语。

门外看守的保镖都好奇的往里面张望着。

霍秦天从楼上下来,“啪”一声,温洛儿将奶油不小心涂在了他的衣服上。

这下不仅温洛儿就连一众佣人的呼吸都停滞了!

众所周知,霍先生有洁癖!

温洛儿赶紧用手帮忙清理,可是越涂污迹越大块了。

这可怎么办?

霍秦天本来就对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心有芥蒂,自己还找死弄脏了他的衣服!

霍秦天的眸光瞬间就冷了下去,但是触及到霍小宝期待的目光后,微微一顿,今天是儿子过得最开心的一个生日,便随了他的心愿。

转身上楼,换了身衣服。

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温洛儿打开手机是温佳心的来电。

根据记忆,上一世,发生车祸后,温佳心会约自己去会所聚会,也就是那个今晚拿到了让自己身败名裂的照片。

当时的自己竟然混蛋到撇下还在医院抢救的丈夫和儿子赶去了医院,想起这些温洛儿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

温洛儿回想起那场聚会上,似乎有人和沈之杰在做什么地下交易,看来想要抓住线索,还得冒险一次,便接起了电话。

温佳心在电话那头假装好心的控诉着,“姐姐,你快来,今天聚会的场子沈之杰也在,但是有个女人一个劲的往上贴,真是讨厌的紧!”

温洛儿嘴角扯出一抹笑,这就要开始了么?

拿捏着自己心里那点儿对沈之杰的情谊让自己抛下危在旦夕的丈夫和儿子,不好意思,温佳心这回可是打错算盘了。

她早已不是之前那个蠢得要死的温洛儿了。

这一次她势必要反杀!

霍小宝吃完蛋糕便去做功课了,温洛儿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嘴上涂着妖艳的红色,霸气十足。

出门的时候,霍家的司机询问她去那里?

温洛儿笑着回复:“去会所打脸!”

司机没听明白,但也没多问。

很快到了目的地,不得不说温佳心的选址是个好地方,刚一进门就有专门的侍应生带领她直达包厢。

门推开后,烟雾缭绕,饶是温洛儿做足了心理建设也忍不住皱眉。

当她走进去后,仔细观察周围。

发现角落的男生左手边隐藏着摄像头,显然在这儿等着自己。

上一世自己在网上被曝光出来的艳照就是出自这里,这次温洛儿索性先发制人。

她快步走上前将手里的包包扔给坐在沙发上的温佳心,而后大声叫嚷:“你搞什么?明知道我儿子今天生日你做小姨的不去就算了,还又在这种地方喝个烂醉,叫我过来接你?”

温佳心当场懵了,倒打一耙?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