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集渣男要夺天下?我出手覆了这江山
  • 阅读全集渣男要夺天下?我出手覆了这江山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凤点江山
  • 更新:2024-06-11 19:37:00
  • 最新章节:第42章
继续看书
古代言情《渣男要夺天下?我出手覆了这江山》,男女主角分别是夜容煊晏姝,作者“凤点江山”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外走去。帝后并肩坐上御辇,走出凤仪宫,浩浩荡荡的帝王仪仗蜿蜒出了宫门,羽幡宝盖黄罗伞,好不威严。御林军开道,一路所过之处,臣民尽皆跪拜叩首。帝王銮驾抵达护国公府,远远一声高亢阴柔的唱喝声响起:“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护国公府顿时响起凌乱的脚步声。护国公夫妇、百官宾客齐刷刷迎出来,乌压压跪了一地。身......

《阅读全集渣男要夺天下?我出手覆了这江山》精彩片段


身上无一处不尊贵,无一处不华美。


夜容煊看得有些失神,眸心短暂惊艳不是伪装,而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一种惊心动魄的尊贵之美,美得让人倍感压力。

“皇上在看什么?”晏姝挑眉。

夜容煊回神,轻轻吸了口气:“朕竟不知该用什么词汇来描述皇后的美。”

晏姝嘴角微扬,转身往外走去。

帝后并肩坐上御辇,走出凤仪宫,浩浩荡荡的帝王仪仗蜿蜒出了宫门,羽幡宝盖黄罗伞,好不威严。

御林军开道,一路所过之处,臣民尽皆跪拜叩首。

帝王銮驾抵达护国公府,远远一声高亢阴柔的唱喝声响起:“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护国公府顿时响起凌乱的脚步声。

护国公夫妇、百官宾客齐刷刷迎出来,乌压压跪了一地。

身份低微的下人则跪在大门两侧。

众人叩拜声洪亮,像是在朝殿上山呼万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

夜容煊扶着晏姝从御辇上走下来,维持着帝王威严,目光从宾客身上一一掠过,却没看见那几个熟悉的身影。

凤王、武王、景王、成王都不在。

他们是还没来,还是故意不想跪拜他这个皇帝?

“平身。”夜容煊挽着晏姝的手,语气沉稳而温和,丝毫不介意在人前表现出一副帝后情深的样子。

“谢皇上,谢皇后娘娘!”护国公站起身,躬身退至一旁,“皇上和皇后娘娘入厅上座。”

夜容煊温和笑道:“国公大人寿诞可不是小事,朕特意带皇后回来给国公大人祝寿,还望国公大人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身后侍卫抬着被黄绸覆盖的贺礼跟在身后,只等稍后进去入了座,就可以揭开黄绸,看清贺礼真容。

“臣惶恐。”护国公躬身,“谢皇上和皇后娘娘隆恩。”

云氏喜笑颜开,只是目光落在晏姝脸上时,表情会有短暂的凝滞,随即若无其事地移开视线。

君臣之间互相寒暄了一阵。

文武百官很快簇拥着皇上和皇后入了主厅,阵仗格外浩大。

护国公满面红光。

嫡女入宫做了皇后,他成了国丈。

今日又是他五十大寿,皇上和皇后亲自来给他贺寿。

不管放在谁的身上,这都是一生中最风光无限的时刻,足以回味一生。

唯一的不愉快,大概就是皇后的态度有些冷漠。

晏姝被夜容煊挽着手,不发一语地跨进主厅门槛,态度漠然而矜持,连最迟钝的人都看得出来。

护国公眼底怒气一闪而逝,恼恨着这个女儿的不识好歹。

当着如此多宾客的面,给自己的父亲甩脸子,真不知道这个皇后是怎么当的。

不过这点怒火很快被喜气掩盖。

管事们热情而礼貌地招待着众宾客,男子都在南院,女客们则被引入内院花厅。

国公府中一时热闹非凡。

入了主厅,夜容煊和晏姝坐在左边主位,护国公夫妇坐右边主位。

朝中几位元老重臣如南丞相,文太傅,端亲王,年过半百的礼部尚书分坐左右上首。

偌大的主厅里坐满了勋贵重臣。

夜容煊跟护国公闲话家常,言语之间尽是对皇后的爱慕,和对护国公教导出如此女儿的赞美,言不由衷地表达着护国公和晏姝父女和睦的希望。

“凤王、武王到——”

厅中说话声暂歇。

珊珊而来的凤王和武王一一进厅,看着厅中热闹非凡,极为敷衍地皇帝皇后躬身行礼,随后便转头看向护国公。


众人面面相觑。


南丞相目光落在她脸上,眼底掠过一抹心疼之色。

“宫中验身嬷嬷经验丰富,在宫中服侍了几十年,不可能弄错这种事。”晏姝冷道,“之后本宫让人召了太医——”

云氏咬牙:“谁知道验身的嬷嬷有没有被人收买?”

晏姝冷笑:“笞责之后,晏雪小产了。”

“小产?”有人脸色一变,“这是有了身孕?”

云氏脸色煞白,声音都在发抖:“不可能!绝不可能!晏姝,你血口喷人!雪儿怎么可能小产,你胡说八道——”

“本宫说她非完璧之身,夫人说她冤枉。本宫说她小产,夫人还说她冤枉!”晏姝眉目疏冷,嗓音沉厉如刀,“既然如此,本宫现在就让人把晏雪从宫中带过来,由夫人亲自派人去找大夫过来,给晏雪诊脉查看又如何?”

厅中一片死寂。

云氏表情煞白,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直觉告诉她,她应该相信雪儿,她不可能做出不检点的事情!

晏姝若真敢请宫外的大夫来诊脉,她定能还雪儿一个清白。

可,若这件事是真的呢?

如果是真的,又该怎么办?

晏姝太笃定了,她的表情一点都不像撒谎,更无半点心虚。

云氏心跳如雷,心头被恐惧不安填满,一时竟有些六神无主。

“依本王看,不如就把晏二姑娘带回来,多请几个大夫来给她诊脉看看。”最终还是武王开口打破沉寂,“今日来的宾客大多是朝中重臣和京中勋贵,当着众人的面,请来的大夫必定不敢说谎,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三弟所言可行。”凤王缓缓点头,“护国公亲自派人去请大夫,不会有被人收买的风险……嗯,退一步说,就算大夫真被人收买了,本王府里还有专门的府医,武王、景王和成王的府里也有,若把他们都叫过来,总能还晏二姑娘清白。”

“武王和凤王的建议非常合理。”丞相第一个点头同意,“护国公和夫人若想还女儿一个清白,当众请大夫过来诊脉是最好的方式。”

“没错。”长公主跟着附和,“女子贞洁不容作假,大夫诊不出完璧之身,却能整出是否小产过。若皇后娘娘栽赃诬陷,稍后必然无所遁形。”

云氏惊慌看向护国公,心乱如麻。

护国公目光从晏姝脸上掠过,一颗心渐渐沉入谷底。

以他对这个女儿的了解,她必是有了笃定的把握,否则不会故意等到所有人逼问她才开口。

倘若他真的按照凤王和武王的建议做了,只怕后果无法收场。

他收回视线,咬牙说道:“此事乃是家事,待大寿之后——”

“大寿之后,宾客们可就散了。”武王啧了一声,眼底藏着无尽的恶意,“到时就算晏二姑娘是清白的,也没那么多人为她证明,只怕清白的名声上难免要蒙上一层阴影。”

“武王说的没错。”南丞相突然跟武王站到了同一阵线,“还是趁着诸位都在,把晏二姑娘接出宫,请几个大夫过来给她把把脉吧。”

“是啊,一个大夫会被收买,不可能所有大夫都被收买,请护国公和夫人早做决断!”

“本王竟不知道,皇后娘娘的威信会被无视到如此地步。”厅外忽然响起一道冷峻慑人的声音,让人齐齐一凛,“宫中嬷嬷验身得到的结果,太医院太医诊脉的结果,都被人如此质疑,看来护国公的威信要凌驾于皇权之上?”

仿佛春日里骤然降下冰雪,空气中透着极致的冷。


但今日那一巴掌带给他的感觉太过刻骨铭心,比以前巴掌打得都重,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晏姝的愤怒。

所以他根本不敢再轻易以身涉险。

“我葵水还没走,皇上还是去安慰安慰林云珠吧。”晏姝开口,“该安抚的时候要安抚,只要皇上注意分寸就行。”

夜容煊站着没动:“姝儿刚才不是还沐浴了?”

“沐浴怎么了?”晏姝挑眉,“本宫爱干净,每天晚上都要沐浴,皇上觉得不妥吗?”

夜容煊没说话。

每天晚上沐浴当然没什么不妥,可是来了葵水还能沐浴吗?

夜容煊忍不住怀疑,晏姝是不是故意拿葵水当借口,拒绝他亲近?

可是为什么?

身为中宫皇后,就算她生气拈酸吃醋,也不该跟自己作对吧。

她不想侍寝,不想生下他的嫡长子?

“姝儿。”夜容煊走到跟前,伸手拿过她手里的书,“朕总觉得我们之前出了问题。”

晏姝好整以暇地反问:“出了什么问题?”

“封后大典之后,你变了很多。”夜容煊皱眉,“朕很想知道真实原因。”

晏姝淡道:“皇上是觉得我脾气不好?”

夜容煊滞了滞,在床沿坐下:“朕不是这个意思。”

“这两天确实心情不好。”晏姝倚着床头,嗓音里透着几分疏懒,“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感觉有股暴戾之气在身体里徘徊,让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夜容煊不知信了没有,面上立即露出关心的神色:“召太医诊脉了没有?”

晏姝叹气:“不疼也不痒,太医又能怎么说?”

“会不会是被人下了药?”夜容煊问完,竟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还是召太医过来看看吧。”

晏姝摇头:“皇上先去流云殿吧,我睡一觉,明日一早召太医过来看看。”

“可是——”

“去吧。”晏姝笑了笑,笑容温柔似水,“今天是我脾气不好,看到林云珠往皇上怀里钻的那一瞬间,骤然失去了理智。”

目光落在夜容煊还肿着的脸上,晏姝面露自责之色:“还疼吗?”

当然疼。

敷了药还没消肿,半边脸都是青肿之色,可以看出当时晏姝下手有多狠,丝毫没有手软。

不过夜容煊还是坚强地摇了摇头:“不疼。”

晏姝又问:“那皇上怪我吗?”

“不怪。”夜容煊又开始言不由衷,“姝儿打朕是因为吃醋,吃醋是因为在乎朕,朕高兴都来不及。”

晏姝满脸欣慰之色:“皇上不怪我就好。”

既然如此大度,下次她甩巴掌一定更用力一些,让他好好感受下什么叫“在乎”。

夜容煊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目光灼灼:“那朕今晚可以——”

“皇上不是要拉拢吏部尚书吗?”晏姝皱眉,“这些浸淫朝堂多年的官员哪个不是老狐狸?若不让他们看到诚意,他们不可能那么轻易就改变态度。”

夜容煊沉默不发一语。

“去林云珠那儿吧。”晏姝重新拿过自己的书,“想让吏部尚书投诚,必须得让他看到皇上对林云珠的宠爱,这些都是帝王权术,皇上得学着点儿。”

晏姝态度似乎很坚决。

夜容煊心里挣扎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妥协了:“那朕就去安抚她一下。”

晏姝嗯了一声:“我就不恭送皇上了。”

夜容煊摸了摸她的头,转身离开。

走出凤仪宫,夜容煊抬手轻抚着自己的脸颊,依然是稍微一碰就疼得哆嗦,心口说不出的郁结之气让他憋得难受。

自古以来,从没有哪位皇后会因为吃醋就理所当然地朝皇帝甩巴掌,偏偏吃完醋之后,还要把他再推给别的女人。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