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武龙婿
  • 绝武龙婿
  • 分类:美文同人
  • 作者:钢铁直男
  • 更新:2023-08-07 18:39: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继续看书
在安家沉寂三年的上门女婿江枫获得医武传承,岳母的嘲笑,老婆的不屑,统统都见鬼去吧!看江枫如何手刃陷害自己的仇人......看江枫如果万花从中过......

《绝武龙婿》精彩片段

    第1章

    “废物,你还在磨蹭什么?今天是家族一年一度的盛会!你想要让我们一家人都迟到么?”一个尖酸刻薄的女人喊道。

    江枫闻言,浑身一个哆嗦,急忙回道:“就快好了,妈,一定不会耽误你们时间的!”

    “真是的,真不是知道当时老爷子是怎么想,招你这个废物入赘!”女人一边说着一边对着镜子照了照。

    这时一个女子出现在客厅,柳叶眉、双眼明亮,肤色嫩白,体态轻盈,双腿修长,看着厨房的方向,淡淡的说道:“妈,时间还来的及,你不要再催了,就算我们现在过去,他们也不会高看你一眼的!”

    “至少不会挨骂!”女人没好气的说道。

    江枫偷偷的看了一眼客厅的女子,心中叹了口气。

    安佳琪,不错!是他的老婆。

    江枫有名无实的老婆,不过从结婚到现在他连安佳琪的手都没有碰过!

    正因为安佳琪的漂亮和优秀,才让这三年来安佳琪受尽安家的白眼,这也让安佳琪恨江枫入骨!

    刚才喝骂江枫的女人是他的岳母康丽君,自打江枫进门就看不上他。

    江枫本是京师江家嫡子,受奸人陷害,逃到中州,恰好被安家老爷子所救,安家老爷子在看见江枫脖子上的血佩后,毅然决定将自己最疼爱的孙女嫁给江枫。

    自此江枫入赘安家!

    只是没想到安老爷子一年后归西,至死都没说出江枫的身份!

    他活着的时候江枫还好,他死了,江枫直接坠入地狱,连带着安佳琪一家的家族地位也是一落千丈......

    三年来,江枫从来没有放弃过报仇,只是武道根基被毁,任他怎么修炼都无济于事!每日都活在无法手刃仇人的痛苦中!

    看着客厅里看都不想看自己一眼的安佳琪还有满脸厌恶之色的康丽君,江枫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废物,好了没有?都几点了!”客厅里传来康丽君不满的吼叫声,一边说着一边走向厨房。

    闻言,江枫急忙喊道:“好了,妈,出锅了!”

    说完江枫熟练的将锅里的菜盛出,又将各种吃食端上了餐桌。

    见早餐已经准备好,康丽君嘟囔了一句:“还真是能吃能拉的废物,不骂不干活!”

    安佳琪看着熟练摆放餐具的江枫,眼神中闪过一丝厌恶。

    要不是顾及安家的名声,她早就想和江枫离婚了。

    看到江枫唯唯诺诺的表情,安佳琪恨不得上去给江枫两个巴掌。

    他没有背景,有点真本事也行啊!

    可是整整三年了!

    他在家里,除了扫地、洗衣、做饭,从来没有干过其他事!

    安佳琪实在想不出这个废物究竟是哪点让爷爷看中!

    一向最疼爱自己的爷爷竟然将自己嫁给一个废物!

    江枫却是早已习惯,安佳琪对自己态度江枫没有半点不满,两人在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的情况下,嫁给自己,从天之骄女沦为众人的笑柄,江枫其实很理解安佳琪。

    另一方面,自从被江家赶出来之后,江枫不断的在告诫自己要活着,一定要活着!

    所以,即使安家的人再看不起他,将他当做一个保姆使,甚至保姆都不如,江枫依然忍受着。

    他始终谨记一个事实,他已经不是江家那个拥有着众多光环的大少爷了!

    如今他只是一个苟延残喘,只为活着的上门女婿!

    “一会我们走了以后,把屋子打扫干净后,你再去!到了酒店,自己找个角落里安静的待着,不要乱说话!听见没有!”康丽君看着江枫一脸不耐烦的说道。

    “知道了,妈!”江枫应了一声。

    一旁的安佳琪却是眉头一皱的说道:“今天江枫还需要去么?”

    “你以为我想让他去啊!是家族里的规定,家族盛会所有家族成员必须到!”康丽君没好气的说道,“难道我不知道他去了是咱们家丢人?”

    江枫端着碗蹲在厨房里听着康丽君和安佳琪的对话,脸上没有丝毫波澜。

    这些他早就习惯了,家里唯一不给他脸色看的人就是他不在家的岳父安金山了!

    等到安佳琪和康丽君吃完早餐,连招呼都没有和江枫打,直接出了家门!

    江枫随即出来收拾惨剧,看着桌上的狼藉,江枫依旧面色平淡的收拾着。

    上门女婿不如狗!

    “呼!”江枫自嘲的吐出一口气。

    叮铃铃,江枫的电话响起,看着来电上,安佳琪的名字,喃喃自语道:“一定是忘记了带什么东西!”

    “江枫,年度盛会,所有人都要给奶奶送礼物,你还是去买一件礼品吧!”电话里传来安佳琪冰冷的声音。

    “哦,嗯......可是......!”江枫有些犹豫的说道。

    拿着电话的安佳琪皱了皱眉头,不耐烦的问道:“可是什么?说!”

    “我没钱!”江枫终于说出了心中话。

    “你为什么就不能找点事做,三年了你吃安家的,花安家的......算了,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你只是个废物罢了,一会钱转给你!”安佳琪的语气里充满鄙视和无奈。

    挂断电话的江枫手机里收到一条银行的信息。

    江枫看了眼时间,立刻动作麻利的开始收拾,换上了所有衣服中最体面的一套衣服后,就出门了。

    来到古玩市场,江枫随意的在小摊上挑选着。

    对于江枫来说,用有限的资金,就只能凭借自己曾经大家族少爷的眼力试试运气,看能不能捡漏到上档次的东西。

    经过一番挑选,江枫挑选了一副字画,还算过得去,安家老奶奶是大家闺秀出身,对字画的喜爱程度简直到了发狂的地步。

    等到江枫从古玩市场出来的时候,看了眼时间,发现距离宴会开始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

    他并不打算去那么早,因为即使去了他也是作为安家全家的笑柄,不仅自己要承受凌辱,就连安佳琪也要跟着受罪,还有那个像疯狗一样的丈母娘......

    想想江枫都不禁打了个冷颤!

    “嗤!”一道刹车声响起,当江枫抬起头的后就看见一辆疾驰的跑车正撞向自己,随即便不省人事。

    车上下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漂亮女子,玲珑的身段,嫩白的皮肤,柳叶眉瓜子脸,此时正一脸惊慌的看着地上的江枫。

    此时的江枫正一脸鲜血的躺在地上,分不清到底是哪里流出来的血。

    “还愣着干什么啊?快看看人有事没有!”

    围观的人见美女傻愣在当场,急忙说道。

    众人七手八脚的将江枫扶起来,美女打了急救电话。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注意的是,那块挂在江枫脖子上的血色玉佩在沾上江枫的鲜血后,发出一道隐晦的光芒。

    “江枫,你干的好事!畜生!”老祖宗声色俱厉的骂道!

    “太奶奶,我......”

    “太奶奶,我要手刃这个小人!”

    “江枫,这一掌是替我老婆打的!”

    “少爷,别怪我!我得活下去!”

    昏迷中的江枫脑中不断的回响着三年前自己被江家置于死地的情形。

    此时一道声音在江枫的脑中回荡着:

    “咦!武道根基尽毁?妙哉!妙哉!”

    “如今我便送你一场造化!”

    “既得血佩,即是缘分!”

    “今日起,你为我药祖之徒!”

    “你武道根基被毁正好适合修炼我的玄功,当是缘分!”

    “这些是我毕生所学,徒儿定要好好掌握!”

    “当悬壶救世、治病救人!”

    “徒儿!切记!切记!”

    “为师去也!”

:    第2章

    你是谁?”大量的信息充斥着江枫的大脑,让昏迷中的江枫头疼欲裂,大叫一声,随即睁开双眼,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转头看去,床边上正坐着一个花容月貌的美女,此时看着自己醒来,正满脸的欣喜!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你吓死我了!医生说你只是皮外伤,但是你不醒,我以为你要死了!”美女一只手不断的拍打着自己的胸口。

    来不及看美女春色,江枫急忙看了眼时间,十一点三十!

    糟了!要迟到了!”

    我的画呢?”江枫一下子就从病床上弹起,四下寻找。

    美女见江枫跳起,吓了一大跳,急忙说道:你那幅画被我撞烂了,正好我车里有一幅,你先拿着!”

    多谢!”江枫看都没看,拿起画就跑出了病房!

    喂!你留个电话啊!”美女看着江枫的背影急忙喊道,我叫李梦瑶!”

    不过回答李梦瑶的却是一道关门声!

    在路上狂奔的江枫,突然停下脚步,看着自己的双手,感受着自己的心跳!

    江枫的掌心此时正有一块像红色胎记一样的形状,和自己买到的那块血红色玉佩一模一样。

    江枫突然泪流满面......

    此时江枫体内正有一股源源不断的内力在流动,自己已经被废的武道根基竟然修复了!

    脑中海量的医学知识......

    体内汹涌澎湃的内力......

    暗示着这一切都是真的!

    真的!一切都是真的!

    江枫兴奋的大叫起来!

    刚才的不是梦,是真的!

    老天爷啊!你终于开眼了!”江枫抬起头对着天空喊道,眼泪止不住的流淌。

    这人是神经病吧!”

    应该是,跑着跑着突然停下来大哭!”路人看着江枫的样子纷纷议论。

    甚至有人出声嘲笑,不过江枫不在乎,反而觉得开心,这样才更加真实,告诉自己这的确不是梦!

    当年的江家为什么会追杀自己?”

    究竟是谁陷我于不义!?”

    江枫面色冷峻的喃喃自语道,既然老天给了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要查清楚,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还有自己辛苦建立的势力,为什么没有寻找自己?”

    不过,在不清楚背后人是谁的情况下,我还是个上门女婿!”

    江枫下定决心要暗中调查当年的事件,现在武道根基恢复,医术在手,江家!背后的人,等着我的怒火吧!

    而他也可以真正的面对安佳琪!

    这三年,江枫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女人......

    看了眼时间,江枫急忙拦下一辆出租车,朝着酒店的方向赶去。

    坐在车中的江枫还是没能平复重新获得新生的兴奋,就在他以为就要浑浑噩噩过完一辈子的时候,老天给了他另一次重活的机会。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要隐藏身份!”

    江枫来到酒店门口的时候,安佳琪已经等在那里!

    给奶奶的礼物准备了么?”安佳琪看着江枫满身的狼藉充满厌恶的看了一眼江枫。

    江枫抬起手中的字画,笑着说道:准备了,这次绝对不会丢人!”

    在车上,江枫看了眼李梦瑶给他的字画,比自己的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倍!

    是当世名家王凤禄的真迹!

    安佳琪连看都没看一眼,而是皱着眉头说道:待会你不要乱说话,所有的亲戚今天都会到场,对你冷嘲热讽已经是常态,无论多么难听,你都得给我忍着!”

    事实上安佳琪倒是希望江枫反抗一回,至少还能看见他的骨气!

    但是江枫从来都是逆来顺受,安佳琪只不过不想江枫乱说话连累自己成为别人的笑柄而已。

    江枫笑着点了点头,脸上却有那么一丝不在乎。

    看着江枫的态度,安佳琪冷哼一声,直接转身走进酒店!

    江枫早就对此习以为常,苦笑着跟在安佳琪的后面。

    哟!佳琪你们怎么才到啊!”

    不会是没有准备礼品,不好意思进去吧?”

    佳琪是不是给奶奶准备什么惊喜?”

    安家的亲戚们熟络的和安佳琪打着招呼,却是将江枫晾在一旁,不过江枫也不在意,而且有些庆幸,这样就不会有人拿他当笑话了。

    正当江枫以为自己可以躲过一劫的时候,显然有人不想放过他。

    安佳琪的堂哥,安凯文,每次见面,刁难江枫已经成了习惯!

    江枫,你手里拿的是什么?是给奶奶的礼物?”安凯文一脸不屑的看着江枫,你这个不会是在地摊儿上买来的吧?”

    是啊!”江枫实话实说。

    闻言,家族的亲戚都是哄堂大笑,安佳琪的脸色瞬间涨红,没想到刚到酒店,江枫就要连累他丢脸!

    不过安佳琪没有说话,事实上安佳琪从来没有将江枫当做一家人,所以只要‘战火’不引到自己身上,安佳琪是不会说话的!

    废物就是废物,家族盛宴,给奶奶准备礼品,这么不上心?真不知道爷爷当时看上你什么了!”安凯文嘴角挂着一丝笑意说道。

    让你看看我的!这幅画花了我三十万!”安凯文得意的将手中的画展示开来,赶快把你的垃圾扔了吧,别在这丢人了!”

    江枫却是没有说话,看了一眼安佳琪,他牢记安佳琪告诉他不要乱说话,所以选择沉默!

    安凯文,差不多行了!你多有钱和我们没关系,没必要在我们面前显摆!”安佳琪淡淡的说道。

    安佳琪本不打算掺和江枫的事,但是江枫终究是他的丈夫,有婚礼,人尽皆知,即使他们三年来从未同房,甚至碰都没让他碰过自己,但是依旧改变不了江枫是他老公的事实!

    江枫惊讶的看着安佳琪,这是入赘安家三年,她第一次帮自己说话!

    显摆?佳琪,你觉得我会和你个废物显摆么?”安凯文冷哼一声说道:我只是觉得他不重视奶奶而已,还有,他不懂事你也不懂事么?明知道找了废物老公,还不帮衬着点!哼!”

    你......”安佳琪被安凯文说的面红耳赤,自从爷爷过世,她在家族的地位直接降到了最低,经济条件自然不如安凯文。

    江枫却是看着安凯文淡淡的说道:你有钱可以显摆,不过只怕被人骗了还不知道,哦!或许你根本就是弄一副假画来哄骗奶奶!”

    你的画一看就是人工做旧的,我的画是垃圾,不过却是真的,不像你弄一副假画来哄骗奶奶!”

    江枫的话如同一颗炸弹一般,让整个安家的人都震惊的的看着他!

    江枫竟然敢反驳安凯文!

    还说安凯文的画是假的!

:    第3章

    你特么说什么?我的画是假的?”安凯文满脸震怒的看着江枫喝道。

    安佳琪像是不认识江枫一样,在她的记忆里,江枫从来都是一副任人欺凌的样子,从来不反驳,今天竟然敢反驳安凯文?

    我说你的画根本就是用熏染法做旧出来的假画!”江枫冷笑一声说道,而且你这幅画做旧的手法很粗糙,上面的椰子壳味都没有去除!也就是你这种小白才会去买!”

    安凯文被气笑了,冷笑着说道:你个废物女婿,说的跟真的一样,就凭你也懂画?”

    江枫,你不懂就不要乱说!别污蔑凯文!”康丽君在一旁说道。

    是啊,也不看看直接是什么货色!”

    装什么专业人士,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还会装逼呢!”

    要说他分得清什么是盐和糖还说的过去,毕竟只会在家里做饭嘛,哈哈哈!”

    酒店里再次传来一阵笑声,显得格外刺耳。

    熏染法,造假者将字画放在一个封闭的房间内,用点燃的椰子壳或者香火产生的烟熏!经过多日烟熏,纸张上才会出来咖啡色,你自己问问是不是有股叶子味!”

    江枫冷笑着说道,江家的字画都是名家出品,爷爷又是对字画深有研究,江枫对字画自然懂得要比这些人多。

    安凯文将字画放在鼻子上闻了闻,随即脸色一变,众人从安凯文的脸色上猜测,估计江枫说的是事实!

    谁也没想到安家的这个废物女婿竟然真的懂画!

    此时的康丽君有些意外的看着江枫!

    这画是真的!”一道声音在安凯文身后响起,众人回头看去,发现竟然是安凯文的父亲,安佳琪的二叔,安家的家主安明伟,此时正一脸冷漠的看着江枫。

    可是......”

    啪!”

    江枫的话还未说完,安明伟一巴掌抽在江枫的脸上,冷声说道:你一个废物女婿,是什么身份,敢质疑凯文?”

    这一巴掌让江枫刚才擦伤的地方再次溢出血迹。

    二叔!”安佳琪皱着眉头叫道。

    闭嘴!”安明伟冷喝一声。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是家主在包庇安凯文,但是谁都不敢说话。

    随后的宴会,安佳琪一家被安排在角落里,江枫的礼物也被摆在了最下面。

    这场家族盛宴,和每年一样,安佳琪一家在冷落中结束。

    出了酒店的大门,江枫一个人朝着门外走去。

    看着江枫的背影,安佳琪鬼使神差的叫道:上车!”

    闻言,江枫意外的看着安佳琪,康丽君却是一脸厌恶的表情,不过并没有反对。

    回家的路上,车上的三人都没有说话,江枫坐在后面静静的看着窗外出神。

    突然汽车缓缓的停下,江枫抬起头向前看去,发现堵车了。

    下去看看怎么回事?堵多远!”康丽君对着江枫说道。

    江枫随即下车到前面查看,走到近前,却是发现一群人正围在一起,好不容易挤进去才发现,原来是发生了车祸。

    此时一个女人正扶着一个男人蹲坐在地上,男人的身上满是鲜血,女人正无助的叫喊着:快叫加护车!谁帮忙脚下救护车!”

    江枫看着女人怀中男人,眉头一皱,急忙上前,蹲下身。

    女人见江枫突然来到,吓了一跳,你要干什么?”

    救人!”江枫说道。

    你是医生?”女人闻言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问道。

    你再啰嗦他就要没命了!”江枫皱着眉头说道,刚才一眼,他已经看出男人此时身体内正在大量的内出血。

    女人一愣,随即将男人交到江枫的手里,不在说话。

    江枫将男人放平躺,心中暗道:遇见我也算是你的造化了!”

    如果是前一天发生这样的事,江枫都束手无策,但是今天!

    江枫已经得到药祖传承,这个男人注定命不该绝!

    时间紧急,江枫来不及多想,手头又没有金针,只好运起真气!

    以气御针!

    江枫刚要动作,却是听见安佳琪的声音:江枫,你在干什么?”

    这时安佳琪却是来到近前,看着眼前的一幕对着江枫大吼道。

    安佳琪在车里不见江枫回来,这次下车来前面看看,走到近前却是看见江枫在车祸男人身上乱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你又不是医生,在这添什么乱!”安佳琪气急的说道。

    江枫没有时间理会安佳琪,飞快的在男人身上点了几下,随即男人嘴里溢出大量鲜血。

    好了,内出血已经止住了!一会救护车来了以后,到医院告诉医生,尽快输血!”江枫点了点头说道。

    这就行了?”女人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江枫,心里想着,该不会遇到骗子了吧?

    小婉,小婉,你有没有事!”女人正在怀疑,地上的男人却是已经睁开双眼,喃喃的说道。

    老公,你醒了!”女人惊喜的叫道。

    小兄弟,太谢谢你了!”女人急忙对着江枫说道。

    谢谢他?”安佳琪一脸意外的看着江枫,他真的救活了那个人?”

    一定要记住我刚才说的话!”江枫淡淡的说道。

    江枫话音刚落,救护车已经来到现场,江枫帮着医生将男人送上车,就转身回到安佳琪的身边。

    那个人好像是王家的大公子!”

    我看也像!”

    想不到这个年轻人竟然是医生!”

    此时人群中开始议论纷纷。

    安佳琪此时心中已经满是怒火,对着江枫冷声说道:回去,上车!”

    她断定江枫一定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入赘安家三年,江枫会不会医术,她会不知道?

    心中对江枫更是讨厌,一个男人你可以没本事,但是哗众取丑就不可原谅了!

    回到车上,安佳琪就忍不住说道: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在干什么?”

    他干什么了?”康丽君听见安佳琪的话,疑惑的问道。

    他救了王家的大少爷!别人说他是医生!”安佳琪烦躁的说道。

    闻言,康丽君脸色一变,一巴掌拍在江枫的头上,骂道:你个衰仔,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闯祸,万一王家大少爷死了,你知不知道整个中州都要震动!”

    你就祈祷王家少爷没事吧,万一把你赖上,你怎么办?”

    第1章

    “废物,你还在磨蹭什么?今天是家族一年一度的盛会!你想要让我们一家人都迟到么?”一个尖酸刻薄的女人喊道。

    江枫闻言,浑身一个哆嗦,急忙回道:“就快好了,妈,一定不会耽误你们时间的!”

    “真是的,真不是知道当时老爷子是怎么想,招你这个废物入赘!”女人一边说着一边对着镜子照了照。

    这时一个女子出现在客厅,柳叶眉、双眼明亮,肤色嫩白,体态轻盈,双腿修长,看着厨房的方向,淡淡的说道:“妈,时间还来的及,你不要再催了,就算我们现在过去,他们也不会高看你一眼的!”

    “至少不会挨骂!”女人没好气的说道。

    江枫偷偷的看了一眼客厅的女子,心中叹了口气。

    安佳琪,不错!是他的老婆。

    江枫有名无实的老婆,不过从结婚到现在他连安佳琪的手都没有碰过!

    正因为安佳琪的漂亮和优秀,才让这三年来安佳琪受尽安家的白眼,这也让安佳琪恨江枫入骨!

    刚才喝骂江枫的女人是他的岳母康丽君,自打江枫进门就看不上他。

    江枫本是京师江家嫡子,受奸人陷害,逃到中州,恰好被安家老爷子所救,安家老爷子在看见江枫脖子上的血佩后,毅然决定将自己最疼爱的孙女嫁给江枫。

    自此江枫入赘安家!

    只是没想到安老爷子一年后归西,至死都没说出江枫的身份!

    他活着的时候江枫还好,他死了,江枫直接坠入地狱,连带着安佳琪一家的家族地位也是一落千丈......

    三年来,江枫从来没有放弃过报仇,只是武道根基被毁,任他怎么修炼都无济于事!每日都活在无法手刃仇人的痛苦中!

    看着客厅里看都不想看自己一眼的安佳琪还有满脸厌恶之色的康丽君,江枫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废物,好了没有?都几点了!”客厅里传来康丽君不满的吼叫声,一边说着一边走向厨房。

    闻言,江枫急忙喊道:“好了,妈,出锅了!”

    说完江枫熟练的将锅里的菜盛出,又将各种吃食端上了餐桌。

    见早餐已经准备好,康丽君嘟囔了一句:“还真是能吃能拉的废物,不骂不干活!”

    安佳琪看着熟练摆放餐具的江枫,眼神中闪过一丝厌恶。

    要不是顾及安家的名声,她早就想和江枫离婚了。

    看到江枫唯唯诺诺的表情,安佳琪恨不得上去给江枫两个巴掌。

    他没有背景,有点真本事也行啊!

    可是整整三年了!

    他在家里,除了扫地、洗衣、做饭,从来没有干过其他事!

    安佳琪实在想不出这个废物究竟是哪点让爷爷看中!

    一向最疼爱自己的爷爷竟然将自己嫁给一个废物!

    江枫却是早已习惯,安佳琪对自己态度江枫没有半点不满,两人在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的情况下,嫁给自己,从天之骄女沦为众人的笑柄,江枫其实很理解安佳琪。

    另一方面,自从被江家赶出来之后,江枫不断的在告诫自己要活着,一定要活着!

    所以,即使安家的人再看不起他,将他当做一个保姆使,甚至保姆都不如,江枫依然忍受着。

    他始终谨记一个事实,他已经不是江家那个拥有着众多光环的大少爷了!

    如今他只是一个苟延残喘,只为活着的上门女婿!

    “一会我们走了以后,把屋子打扫干净后,你再去!到了酒店,自己找个角落里安静的待着,不要乱说话!听见没有!”康丽君看着江枫一脸不耐烦的说道。

    “知道了,妈!”江枫应了一声。

    一旁的安佳琪却是眉头一皱的说道:“今天江枫还需要去么?”

    “你以为我想让他去啊!是家族里的规定,家族盛会所有家族成员必须到!”康丽君没好气的说道,“难道我不知道他去了是咱们家丢人?”

    江枫端着碗蹲在厨房里听着康丽君和安佳琪的对话,脸上没有丝毫波澜。

    这些他早就习惯了,家里唯一不给他脸色看的人就是他不在家的岳父安金山了!

    等到安佳琪和康丽君吃完早餐,连招呼都没有和江枫打,直接出了家门!

    江枫随即出来收拾惨剧,看着桌上的狼藉,江枫依旧面色平淡的收拾着。

    上门女婿不如狗!

    “呼!”江枫自嘲的吐出一口气。

    叮铃铃,江枫的电话响起,看着来电上,安佳琪的名字,喃喃自语道:“一定是忘记了带什么东西!”

    “江枫,年度盛会,所有人都要给奶奶送礼物,你还是去买一件礼品吧!”电话里传来安佳琪冰冷的声音。

    “哦,嗯......可是......!”江枫有些犹豫的说道。

    拿着电话的安佳琪皱了皱眉头,不耐烦的问道:“可是什么?说!”

    “我没钱!”江枫终于说出了心中话。

    “你为什么就不能找点事做,三年了你吃安家的,花安家的......算了,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你只是个废物罢了,一会钱转给你!”安佳琪的语气里充满鄙视和无奈。

    挂断电话的江枫手机里收到一条银行的信息。

    江枫看了眼时间,立刻动作麻利的开始收拾,换上了所有衣服中最体面的一套衣服后,就出门了。

    来到古玩市场,江枫随意的在小摊上挑选着。

    对于江枫来说,用有限的资金,就只能凭借自己曾经大家族少爷的眼力试试运气,看能不能捡漏到上档次的东西。

    经过一番挑选,江枫挑选了一副字画,还算过得去,安家老奶奶是大家闺秀出身,对字画的喜爱程度简直到了发狂的地步。

    等到江枫从古玩市场出来的时候,看了眼时间,发现距离宴会开始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

    他并不打算去那么早,因为即使去了他也是作为安家全家的笑柄,不仅自己要承受凌辱,就连安佳琪也要跟着受罪,还有那个像疯狗一样的丈母娘......

    想想江枫都不禁打了个冷颤!

    “嗤!”一道刹车声响起,当江枫抬起头的后就看见一辆疾驰的跑车正撞向自己,随即便不省人事。

    车上下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漂亮女子,玲珑的身段,嫩白的皮肤,柳叶眉瓜子脸,此时正一脸惊慌的看着地上的江枫。

    此时的江枫正一脸鲜血的躺在地上,分不清到底是哪里流出来的血。

    “还愣着干什么啊?快看看人有事没有!”

    围观的人见美女傻愣在当场,急忙说道。

    众人七手八脚的将江枫扶起来,美女打了急救电话。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注意的是,那块挂在江枫脖子上的血色玉佩在沾上江枫的鲜血后,发出一道隐晦的光芒。

    “江枫,你干的好事!畜生!”老祖宗声色俱厉的骂道!

    “太奶奶,我......”

    “太奶奶,我要手刃这个小人!”

    “江枫,这一掌是替我老婆打的!”

    “少爷,别怪我!我得活下去!”

    昏迷中的江枫脑中不断的回响着三年前自己被江家置于死地的情形。

    此时一道声音在江枫的脑中回荡着:

    “咦!武道根基尽毁?妙哉!妙哉!”

    “如今我便送你一场造化!”

    “既得血佩,即是缘分!”

    “今日起,你为我药祖之徒!”

    “你武道根基被毁正好适合修炼我的玄功,当是缘分!”

    “这些是我毕生所学,徒儿定要好好掌握!”

    “当悬壶救世、治病救人!”

    “徒儿!切记!切记!”

    “为师去也!”

:    第2章

    你是谁?”大量的信息充斥着江枫的大脑,让昏迷中的江枫头疼欲裂,大叫一声,随即睁开双眼,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转头看去,床边上正坐着一个花容月貌的美女,此时看着自己醒来,正满脸的欣喜!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你吓死我了!医生说你只是皮外伤,但是你不醒,我以为你要死了!”美女一只手不断的拍打着自己的胸口。

    来不及看美女春色,江枫急忙看了眼时间,十一点三十!

    糟了!要迟到了!”

    我的画呢?”江枫一下子就从病床上弹起,四下寻找。

    美女见江枫跳起,吓了一大跳,急忙说道:你那幅画被我撞烂了,正好我车里有一幅,你先拿着!”

    多谢!”江枫看都没看,拿起画就跑出了病房!

    喂!你留个电话啊!”美女看着江枫的背影急忙喊道,我叫李梦瑶!”

    不过回答李梦瑶的却是一道关门声!

    在路上狂奔的江枫,突然停下脚步,看着自己的双手,感受着自己的心跳!

    江枫的掌心此时正有一块像红色胎记一样的形状,和自己买到的那块血红色玉佩一模一样。

    江枫突然泪流满面......

    此时江枫体内正有一股源源不断的内力在流动,自己已经被废的武道根基竟然修复了!

    脑中海量的医学知识......

    体内汹涌澎湃的内力......

    暗示着这一切都是真的!

    真的!一切都是真的!

    江枫兴奋的大叫起来!

    刚才的不是梦,是真的!

    老天爷啊!你终于开眼了!”江枫抬起头对着天空喊道,眼泪止不住的流淌。

    这人是神经病吧!”

    应该是,跑着跑着突然停下来大哭!”路人看着江枫的样子纷纷议论。

    甚至有人出声嘲笑,不过江枫不在乎,反而觉得开心,这样才更加真实,告诉自己这的确不是梦!

    当年的江家为什么会追杀自己?”

    究竟是谁陷我于不义!?”

    江枫面色冷峻的喃喃自语道,既然老天给了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要查清楚,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还有自己辛苦建立的势力,为什么没有寻找自己?”

    不过,在不清楚背后人是谁的情况下,我还是个上门女婿!”

    江枫下定决心要暗中调查当年的事件,现在武道根基恢复,医术在手,江家!背后的人,等着我的怒火吧!

    而他也可以真正的面对安佳琪!

    这三年,江枫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女人......

    看了眼时间,江枫急忙拦下一辆出租车,朝着酒店的方向赶去。

    坐在车中的江枫还是没能平复重新获得新生的兴奋,就在他以为就要浑浑噩噩过完一辈子的时候,老天给了他另一次重活的机会。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要隐藏身份!”

    江枫来到酒店门口的时候,安佳琪已经等在那里!

    给奶奶的礼物准备了么?”安佳琪看着江枫满身的狼藉充满厌恶的看了一眼江枫。

    江枫抬起手中的字画,笑着说道:准备了,这次绝对不会丢人!”

    在车上,江枫看了眼李梦瑶给他的字画,比自己的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倍!

    是当世名家王凤禄的真迹!

    安佳琪连看都没看一眼,而是皱着眉头说道:待会你不要乱说话,所有的亲戚今天都会到场,对你冷嘲热讽已经是常态,无论多么难听,你都得给我忍着!”

    事实上安佳琪倒是希望江枫反抗一回,至少还能看见他的骨气!

    但是江枫从来都是逆来顺受,安佳琪只不过不想江枫乱说话连累自己成为别人的笑柄而已。

    江枫笑着点了点头,脸上却有那么一丝不在乎。

    看着江枫的态度,安佳琪冷哼一声,直接转身走进酒店!

    江枫早就对此习以为常,苦笑着跟在安佳琪的后面。

    哟!佳琪你们怎么才到啊!”

    不会是没有准备礼品,不好意思进去吧?”

    佳琪是不是给奶奶准备什么惊喜?”

    安家的亲戚们熟络的和安佳琪打着招呼,却是将江枫晾在一旁,不过江枫也不在意,而且有些庆幸,这样就不会有人拿他当笑话了。

    正当江枫以为自己可以躲过一劫的时候,显然有人不想放过他。

    安佳琪的堂哥,安凯文,每次见面,刁难江枫已经成了习惯!

    江枫,你手里拿的是什么?是给奶奶的礼物?”安凯文一脸不屑的看着江枫,你这个不会是在地摊儿上买来的吧?”

    是啊!”江枫实话实说。

    闻言,家族的亲戚都是哄堂大笑,安佳琪的脸色瞬间涨红,没想到刚到酒店,江枫就要连累他丢脸!

    不过安佳琪没有说话,事实上安佳琪从来没有将江枫当做一家人,所以只要‘战火’不引到自己身上,安佳琪是不会说话的!

    废物就是废物,家族盛宴,给奶奶准备礼品,这么不上心?真不知道爷爷当时看上你什么了!”安凯文嘴角挂着一丝笑意说道。

    让你看看我的!这幅画花了我三十万!”安凯文得意的将手中的画展示开来,赶快把你的垃圾扔了吧,别在这丢人了!”

    江枫却是没有说话,看了一眼安佳琪,他牢记安佳琪告诉他不要乱说话,所以选择沉默!

    安凯文,差不多行了!你多有钱和我们没关系,没必要在我们面前显摆!”安佳琪淡淡的说道。

    安佳琪本不打算掺和江枫的事,但是江枫终究是他的丈夫,有婚礼,人尽皆知,即使他们三年来从未同房,甚至碰都没让他碰过自己,但是依旧改变不了江枫是他老公的事实!

    江枫惊讶的看着安佳琪,这是入赘安家三年,她第一次帮自己说话!

    显摆?佳琪,你觉得我会和你个废物显摆么?”安凯文冷哼一声说道:我只是觉得他不重视奶奶而已,还有,他不懂事你也不懂事么?明知道找了废物老公,还不帮衬着点!哼!”

    你......”安佳琪被安凯文说的面红耳赤,自从爷爷过世,她在家族的地位直接降到了最低,经济条件自然不如安凯文。

    江枫却是看着安凯文淡淡的说道:你有钱可以显摆,不过只怕被人骗了还不知道,哦!或许你根本就是弄一副假画来哄骗奶奶!”

    你的画一看就是人工做旧的,我的画是垃圾,不过却是真的,不像你弄一副假画来哄骗奶奶!”

    江枫的话如同一颗炸弹一般,让整个安家的人都震惊的的看着他!

    江枫竟然敢反驳安凯文!

    还说安凯文的画是假的!

:    第3章

    你特么说什么?我的画是假的?”安凯文满脸震怒的看着江枫喝道。

    安佳琪像是不认识江枫一样,在她的记忆里,江枫从来都是一副任人欺凌的样子,从来不反驳,今天竟然敢反驳安凯文?

    我说你的画根本就是用熏染法做旧出来的假画!”江枫冷笑一声说道,而且你这幅画做旧的手法很粗糙,上面的椰子壳味都没有去除!也就是你这种小白才会去买!”

    安凯文被气笑了,冷笑着说道:你个废物女婿,说的跟真的一样,就凭你也懂画?”

    江枫,你不懂就不要乱说!别污蔑凯文!”康丽君在一旁说道。

    是啊,也不看看直接是什么货色!”

    装什么专业人士,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还会装逼呢!”

    要说他分得清什么是盐和糖还说的过去,毕竟只会在家里做饭嘛,哈哈哈!”

    酒店里再次传来一阵笑声,显得格外刺耳。

    熏染法,造假者将字画放在一个封闭的房间内,用点燃的椰子壳或者香火产生的烟熏!经过多日烟熏,纸张上才会出来咖啡色,你自己问问是不是有股叶子味!”

    江枫冷笑着说道,江家的字画都是名家出品,爷爷又是对字画深有研究,江枫对字画自然懂得要比这些人多。

    安凯文将字画放在鼻子上闻了闻,随即脸色一变,众人从安凯文的脸色上猜测,估计江枫说的是事实!

    谁也没想到安家的这个废物女婿竟然真的懂画!

    此时的康丽君有些意外的看着江枫!

    这画是真的!”一道声音在安凯文身后响起,众人回头看去,发现竟然是安凯文的父亲,安佳琪的二叔,安家的家主安明伟,此时正一脸冷漠的看着江枫。

    可是......”

    啪!”

    江枫的话还未说完,安明伟一巴掌抽在江枫的脸上,冷声说道:你一个废物女婿,是什么身份,敢质疑凯文?”

    这一巴掌让江枫刚才擦伤的地方再次溢出血迹。

    二叔!”安佳琪皱着眉头叫道。

    闭嘴!”安明伟冷喝一声。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是家主在包庇安凯文,但是谁都不敢说话。

    随后的宴会,安佳琪一家被安排在角落里,江枫的礼物也被摆在了最下面。

    这场家族盛宴,和每年一样,安佳琪一家在冷落中结束。

    出了酒店的大门,江枫一个人朝着门外走去。

    看着江枫的背影,安佳琪鬼使神差的叫道:上车!”

    闻言,江枫意外的看着安佳琪,康丽君却是一脸厌恶的表情,不过并没有反对。

    回家的路上,车上的三人都没有说话,江枫坐在后面静静的看着窗外出神。

    突然汽车缓缓的停下,江枫抬起头向前看去,发现堵车了。

    下去看看怎么回事?堵多远!”康丽君对着江枫说道。

    江枫随即下车到前面查看,走到近前,却是发现一群人正围在一起,好不容易挤进去才发现,原来是发生了车祸。

    此时一个女人正扶着一个男人蹲坐在地上,男人的身上满是鲜血,女人正无助的叫喊着:快叫加护车!谁帮忙脚下救护车!”

    江枫看着女人怀中男人,眉头一皱,急忙上前,蹲下身。

    女人见江枫突然来到,吓了一跳,你要干什么?”

    救人!”江枫说道。

    你是医生?”女人闻言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问道。

    你再啰嗦他就要没命了!”江枫皱着眉头说道,刚才一眼,他已经看出男人此时身体内正在大量的内出血。

    女人一愣,随即将男人交到江枫的手里,不在说话。

    江枫将男人放平躺,心中暗道:遇见我也算是你的造化了!”

    如果是前一天发生这样的事,江枫都束手无策,但是今天!

    江枫已经得到药祖传承,这个男人注定命不该绝!

    时间紧急,江枫来不及多想,手头又没有金针,只好运起真气!

    以气御针!

    江枫刚要动作,却是听见安佳琪的声音:江枫,你在干什么?”

    这时安佳琪却是来到近前,看着眼前的一幕对着江枫大吼道。

    安佳琪在车里不见江枫回来,这次下车来前面看看,走到近前却是看见江枫在车祸男人身上乱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你又不是医生,在这添什么乱!”安佳琪气急的说道。

    江枫没有时间理会安佳琪,飞快的在男人身上点了几下,随即男人嘴里溢出大量鲜血。

    好了,内出血已经止住了!一会救护车来了以后,到医院告诉医生,尽快输血!”江枫点了点头说道。

    这就行了?”女人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江枫,心里想着,该不会遇到骗子了吧?

    小婉,小婉,你有没有事!”女人正在怀疑,地上的男人却是已经睁开双眼,喃喃的说道。

    老公,你醒了!”女人惊喜的叫道。

    小兄弟,太谢谢你了!”女人急忙对着江枫说道。

    谢谢他?”安佳琪一脸意外的看着江枫,他真的救活了那个人?”

    一定要记住我刚才说的话!”江枫淡淡的说道。

    江枫话音刚落,救护车已经来到现场,江枫帮着医生将男人送上车,就转身回到安佳琪的身边。

    那个人好像是王家的大公子!”

    我看也像!”

    想不到这个年轻人竟然是医生!”

    此时人群中开始议论纷纷。

    安佳琪此时心中已经满是怒火,对着江枫冷声说道:回去,上车!”

    她断定江枫一定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入赘安家三年,江枫会不会医术,她会不知道?

    心中对江枫更是讨厌,一个男人你可以没本事,但是哗众取丑就不可原谅了!

    回到车上,安佳琪就忍不住说道: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在干什么?”

    他干什么了?”康丽君听见安佳琪的话,疑惑的问道。

    他救了王家的大少爷!别人说他是医生!”安佳琪烦躁的说道。

    闻言,康丽君脸色一变,一巴掌拍在江枫的头上,骂道:你个衰仔,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闯祸,万一王家大少爷死了,你知不知道整个中州都要震动!”

    你就祈祷王家少爷没事吧,万一把你赖上,你怎么办?”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