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首长复婚,我养崽随军都可行完整章节阅读
  • 与首长复婚,我养崽随军都可行完整章节阅读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茵栀
  • 更新:2024-06-22 21:35:00
  • 最新章节:第28章
继续看书
小说《与首长复婚,我养崽随军都可行》,现已完本,主角是宁禾贺绍川,由作者“茵栀”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她穿书了,穿成了年代文里同名同姓的炮灰原配。 炮灰就是炮灰,一出场就搅和男女主的婚事。 开局就是婚后三年,炮灰原配为了嫁给凤凰妈宝男,吵闹着要跟男主离婚,抛夫弃子,离家出走。 她一个劲吐槽原身,炮灰女配真是不懂享福,从今天起,这福气她替原身享了! 摆脱短寿命运,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她可不会浪费大好时光。 她决定要努力搞事业! 承包大院食堂,开设服装厂,勇当上了女老板。 最后,她事业蒸蒸日上,订单接到手软,数钱数到抽筋。 追求她的男人,排成了长龙,就连那当上首长的前夫都来求她复合。...

《与首长复婚,我养崽随军都可行完整章节阅读》精彩片段


宁禾正在努力让自己睡着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东西从她的后背划过,激起了一阵酥麻。

她浑然僵直了脊背,感觉到那只强有力的手沿着她的脊背一路往下。

宁禾翻过身,面对着贺绍川,一双漆黑水润的眸子,在黑暗中眨呀眨的,盯着他看。

“你在做什么?”宁禾问。

贺绍川呼吸沉重,嗓音沙哑:“在你没有准备好之前,我不会乱来,你很想的话,我可以帮你。”

宁禾懵了,帮她?帮她什么?

没等宁禾问出口,男人的手落了下来。

宁禾浑身一怔,整个脑子一片空白。

这种感觉简直比死还要煎熬。

但却比死还要畅快!

这种欲生欲死的感觉,宁禾头一次体会到。

女人纤细的指尖紧紧掐在男人的手臂上,她抽了口凉气。

嗓音嘶哑:“轻,轻一些。”

一道细微的声响在昏暗的房间里有序地响起,宁禾耳根子滚烫,她紧闭着眼睛,不敢再听下去。

直到最后一刻,宁禾整个人瘫软在床上,喘着气,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

身旁男人安静无比,整个房间只能听见宁禾细微的喘息声。

她感觉自己像是死了,又活过来了。

不愧是男主,真的好会!

宁禾缓了会儿,终于稍微正常了,她听见身旁窸窣声,抬头看去,黑色的身影站起。

“你去哪里?”女人的嗓音都还是哑着的。

“打盆水给你洗洗。”

宁禾刚恢复正常的脸色,再一次升起了红晕。

贺绍川很快打了盆温水进来,放下后他很快又出去了。

出去做什么宁禾不知道,她只知道等她清洗好自己,重新躺回床上时,贺绍川还没有回来。

经历了一场费心费力的事后,宁禾很快就昏昏欲睡了。

在她睡得恍惚的时候,只感觉自己被拉进了一个凉丝丝的怀抱中。

夏天的夜晚本就热,宁禾恨不得整个人都挂在大冰箱上。

一夜好梦,不出意外宁禾睡迟了。

她被谦霖叫醒,一睁眼就看见谦霖都已经换好了衣服,站在她的床前叫她起床。

“妈妈,快起来,爸爸已经做好早饭了!”

宁禾腾然坐起身,昨晚的记忆霎时间在脑海中回放。

脸颊一片滚烫无比,宁禾滚了滚喉咙,小声问谦霖:“你爸爸还在外面?”

谦霖摇头:“爸爸已经出去了!”

宁禾松了口气,掀开被子下床:“谦霖先去吃,妈妈换身衣服就出去。”

谦霖点了点头,乖巧地走出了房间。

宁禾换衣服的速度很快,等她换好出去后,谦霖已经吃完了早饭。

谦霖回头唤宁禾:“妈妈快来喝粥,爸爸早上端出来凉过了。”

宁禾坐下,面前是一碗白糯的米粥,还有一盘沾着酱油的煎鸡蛋。

肚子咕噜一声,馋虫都要被勾出来了。

白粥煮的软糯香甜,鸡蛋煎的金黄酥脆,沾上酱油又带着一股咸香,顿时让她食欲大开。

宁禾很快吃完了早饭。

吃完早饭准备开工,之前跟那位妇人说好了两天,今天要加把劲做完几件衣服,明天宁禾就要将这些衣服都送过去给那位妇人挑选。

宁禾坐在缝纫机面前,认真做着衣服,而谦霖则是安静地坐在宁禾身旁画图案。

两人分工明确,效率极快。

只用了大半天时间,宁禾已经做出五六套衣服了。

她伸了个懒腰,站起身将那几套衣服叠好,放进了布袋里。

宁禾特地多做了一套大码的衣服,叠好后叫谦霖一起出去。

小说《与首长复婚,我养崽随军都可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小声对赵兰说:“赵兰姐,你别看我这样,我生谦霖那会儿,压根就没什么奶,所以也就没法喂谦霖了。”

赵兰听后,不敢置信地盯着宁禾胸前那两团:“不可能吧,就你这俩大白馒头的,怎么会没奶呢?!”

宁禾一脸无辜地点了点头:“中看不中用的东西,真是愁死了!”

赵兰听后神经兮兮地笑了:“怎么会中看不中用?男人就喜欢你这种的。”

宁禾脸颊两侧腾然升起了一抹红晕。

不是说这个年代的男女都很含蓄的吗?

这赵兰怎么回事?在这种场合同她聊起男女之间的事情来???

赵兰伸手掂了掂自己身前如布袋般长的两团:“我这胸就是喂孩子给喂的,现在垂的像布袋似的,干点活都费劲。”

“我家国强虽然嘴上不说,可他每回跟我亲热,都懒得脱我衣服,直接脱了裤子就来,他肯定是嫌弃了,觉得我的胸难看!”

宁禾抿了抿唇瓣,有些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她看着眼前的赵兰,微胖的身材,腰间堆起了三层似游泳圈的肥肉,那两个胸垂得老长,都要垂到肚脐眼了,很明显是生了好几个孩子后才变成这模样的。

可对于宁禾来说,赵兰是因为生了孩子后,身材才走样的,再怎么难看,也比得了绝症的身体要好看多了。

宁禾拉着赵兰一脸认真地对她说:“赵兰姐,虽然我没有见过姑娘时候的你,但我可以想象的出,你那时候一定也是个青涩漂亮的小姑娘,我们女人一生中有三次的脱变,你知道是哪三次吗?”

赵兰摇了摇头:“小宁啊,我没读过书,你讲的这些我都没听过。”

“赵兰姐,你之前不知道没关系,现在我告诉你,你要记住了,我们女人的三次蜕变,一次是成年时期的青涩娇羞,第二次是成为真正的女人时,妩媚端庄。而这第三次就是生下孩子后,浑身散发着母爱的光辉。”

赵兰似懂非懂地看着宁禾,她想继续听下去。

“你身上这些你认为很丑的东西,难道不是证明你蜕变的立功勋章吗?男人当兵立功得到勋章,我们女人踏过鬼门关,生下孩子就不该获得勋章吗?”

赵兰彻底听懂了宁禾话中的意思,她朝宁禾笑了笑,脸上的情绪逐渐释然了。

“小宁啊,谢谢你,越跟你接触,我越觉得你是个很好的姑娘!贺团长是娶对了媳妇!”

之前赵兰也是不看好宁禾与贺绍川的,可通过刚才宁禾对她的一番开导,赵兰已经完全站宁禾这头了。

她低着头凑近宁禾,将昨晚听到的消息,一股脑告诉了宁禾。

“小宁啊,赵兰姐对你是很看好的,我也知道贺团长的人品,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啊,我昨天听我家国强回来说,建军节的时候,那文工团的女兵会下我们部队来表演,你到时候可得看紧点你们家老贺。”

宁禾笑着问:“赵兰姐,你前面不是说,我们川子做不出这种事情的吗?怎么现在紧张兮兮的?文工团的女兵下来表演而已,又不是联谊相亲,再说了就算是联谊相亲也轮不到我们川子呀,赵兰姐你是不是多虑了?”

赵兰急了,音量都不禁大了几分贝:“哎呀,你可真是个傻姑娘,文工团的女兵啊,我们队离得最近的文工团就那么一个,那文工团的一枝花,于家那丫头!”

赵兰的话是,话糙理不糙。

宁禾觉得她的话还是有那么几分道理的。

她决定今晚就试试。

这个澡洗的很久,主要是宁禾跟赵兰聊了很久,赵兰两个女儿早就洗完澡出去了。

等宁禾她们洗好从澡堂出来,男人跟孩子们早已经在澡堂门口等很久了。

贺绍川还是在同杨国强讲话,男人身高腿长,一身腱子肉,背对着宁禾站在花圃旁,谦霖在和军子玩。

谦霖瞧见宁禾出来,撒欢地往宁禾这儿跑:“妈妈!”

贺绍川听见声音,转过了身。

女人穿着白色的棉麻短袖跟长裤,她蹲下身,伸手将谦霖抱进了怀里,白皙温婉的脸上露出盈盈的笑容。

“等很久了吗?”她嗓音清浅地问谦霖。

谦霖摇摇头:“不会,我刚在这里和军子哥一起玩。”

宁禾揉了揉谦霖的小脑袋,站起了身,含着笑意的眸子对上了不远处那双深邃的黑眸。

宁禾想到在澡堂里赵兰同她说过的话,脸颊腾然升起了红晕,滚烫无比。

她慌乱地移开了目光,再看下去她就下不了手了!

贺绍川看到宁禾的脸在一瞬间红了,却是微微皱了下眉,大步朝她走来。

眼前落下一道黑色的阴影,男人磁沉的嗓音在耳旁响起。

“不舒服?”贺绍川紧盯着宁禾绯红的脸,问。

宁禾猛摇脑袋,不敢看他:“没有,澡堂里太热了,我们回去吧?”

贺绍川点了点头,喊谦霖过来。

他伸手接过宁禾手里的塑料桶,一手拎着两个塑料桶,一手牵着谦霖。

赵兰一家也要回去,她男人背着军子,两姑娘一人拿着一个桶走在前面。

赵兰故意放慢脚步,走到宁禾身旁,小声提醒她:“小宁,今晚加把劲儿啊,能不能拿住男人,就看你的了!”

赵兰话刚说完,杨国强就朝她喊:“媳妇快来抱你儿子!”

“来了来了!”赵兰应了声,小跑上去,伸手抱住了军子。

一家五口其乐融融地往家里走。

宁禾看着眼前这和和美美的家庭,又看了眼一大一小的背影,心里暗暗下了决心,她一定要守住这个小家庭,维持住这薄弱的婚姻关系!

一回到家,谦霖就拉着宁禾回到了房间。

缠着宁禾给他讲皇帝的新装的故事。

宁禾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那谦霖乖乖躺在床上,盖好被子,妈妈这就给你讲故事。”

贺绍川在外头将换下来的衣服都给洗了,也晾好了衣服后才进了屋。

路过谦霖的房间时,听见从房间里溢出来轻柔的声音时。

他顿住了脚步,透过敞开的房门,看到了背对着他的那道身影。

女人坐在床边,慈眉善目,语气温柔无比,嗓音缱绻令人着迷。

宁禾讲着贺绍川从来没有听过的故事,就连他也听得着迷。

一直到宁禾讲完,躺在床上的谦霖早已经不知不觉闭上了眼睛。

她俯下身子,在谦霖稚嫩的脸蛋上亲了口,才关掉了灯,起身。

一转身她就瞧见站在门口看着她的贺绍川。

“谦霖睡着了?”

“睡着了!”宁禾点了点头,从谦霖的房间里出来,轻轻关上了房门。

宁禾回到了房间,贺绍川在她后面进来,随手也关上了门。

宁禾背对着他,声音细如蚊蝇:“很晚了,我们也睡吧?”

“嗯”贺绍川应了声。

下一秒,宁禾拉灭了灯。

一下子整个屋子漆黑一片,贺绍川看不见人,只能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