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小说推荐与首长复婚,我养崽随军都可行
  • 精选小说推荐与首长复婚,我养崽随军都可行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茵栀
  • 更新:2024-06-11 19:38:00
  • 最新章节:第27章
继续看书
网文大咖“茵栀”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与首长复婚,我养崽随军都可行》,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小说推荐,宁禾贺绍川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她穿书了,穿成了年代文里同名同姓的炮灰原配。 炮灰就是炮灰,一出场就搅和男女主的婚事。 开局就是婚后三年,炮灰原配为了嫁给凤凰妈宝男,吵闹着要跟男主离婚,抛夫弃子,离家出走。 她一个劲吐槽原身,炮灰女配真是不懂享福,从今天起,这福气她替原身享了! 摆脱短寿命运,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她可不会浪费大好时光。 她决定要努力搞事业! 承包大院食堂,开设服装厂,勇当上了女老板。 最后,她事业蒸蒸日上,订单接到手软,数钱数到抽筋。 追求她的男人,排成了长龙,就连那当上首长的前夫都来求她复合。...

《精选小说推荐与首长复婚,我养崽随军都可行》精彩片段


其实谦霖想问宁禾的是,为什么不直接跟阿姨说,这件衣服是她自己做的?

宁禾朝谦霖神秘一笑:“霖宝,这就是妈妈要教你的第一个生存法则。”

“生存法则?”谦霖听得一头雾水。

他不知道什么叫生存法则。

宁禾点了点头,拉着谦霖回到了家里后,母子俩面对面坐在凳子上,这才又继续刚才的话题。

宁禾说:“生存法则的意思,就是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要学会的保命要领,这第一点就是要收敛锋芒,藏巧于拙。”

“收敛锋芒?藏巧于拙?这是什么意思?”谦霖问。

对于一个三岁的孩子来说,宁禾的这番话太深奥难懂了。

宁禾解释道:“保持谦虚,适当装傻,有一颗谦卑的心。”

谦霖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所以妈妈是谦虚才说衣服是买来的?”

宁禾扬唇浅笑:“霖宝真聪明!妈妈一说就懂!”

谦霖小脸又红了,他小声催促宁禾:“妈妈,两天时间来得及吗?你要做好多好多件衣服呢!”

虽然工程量巨大,但宁禾动力满满。

她说干就干,人又坐回到缝纫机前:“当然了,霖宝你过来,妈妈教你设计图案。”

谦霖很乐意学,宁禾搬了个凳子在旁边,母子俩拿着铅笔在白纸上画着款式图案。

宁禾觉得三岁孩子的想象力要比大人来的丰富多彩,更何况孩子了解孩子,宁禾相信,谦霖设计的图案一定会得到同龄孩子的喜欢!

谦霖觉得这种感觉很神奇,他在白纸上画的东西,竟然最后能在衣服上显现出来。

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啊,他设计的图案真的会有人喜欢吗?

谦霖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

宁禾将衣服的图案全都交给谦霖来设计,而她则负责缝制衣服。

母子俩又从下午忙到了天黑。

就连贺绍川什么时候回来的,他们都浑然不知。

贺绍川觉得,今晚的家里出奇地安静。

他推开院子大门,看着屋里亮起暖黄的灯光,分明是有人在家的,可为什么这么安静?

贺绍川眉心一紧,推门走了进去。

一眼就瞧见在角落里的母子俩。

准确说,是坐在缝纫机旁的母子俩。

谦霖拿着笔坐在一旁画画,而宁禾正在摆弄着缝纫机。

宁禾听到动静,抬头看向贺绍川,有些不好意思说:“我对这台缝纫机还是挺好奇的,所以就想试试,结果一试就试到了天黑,忘记了时间。”

窗外天色已经昏暗一片,宁禾眼神躲闪,做出一副手足无措的无辜样。

她是在贺绍川走到门口的时候,才惊觉地藏起了刚做好的衣服,装出一副正在好奇地摆弄机器的样子。

目的就是不让贺绍川发现,她其实是会用缝纫机的。

谦霖更是配合地坐在宁禾身旁,替她挡住了那些刚做好的衣服。

贺绍川暗自松了口气,好在他们母子俩都好好的,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没事,家里有鸡蛋还有青菜,我去煮点面。”

“今晚简单点,吃面吧?我去煮面!”

两人同时出声,直至话音刚落,宁禾与贺绍川皆是一愣。

这也太默契了吧,几乎是异口同声。

谦霖捂嘴偷笑:“爸爸妈妈都喜欢吃面条呀。”

宁禾轻咳一声,看向贺绍川:“那今晚就麻烦爸爸下厨咯?”

宁禾叫他爸爸?贺绍川微微蹙起眉。

这是什么奇怪的称呼?

谦霖欢呼雀跃地对宁禾说道:“妈妈,爸爸做的青菜鸡蛋面可好吃了!”

小说《与首长复婚,我养崽随军都可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小声对赵兰说:“赵兰姐,你别看我这样,我生谦霖那会儿,压根就没什么奶,所以也就没法喂谦霖了。”

赵兰听后,不敢置信地盯着宁禾胸前那两团:“不可能吧,就你这俩大白馒头的,怎么会没奶呢?!”

宁禾一脸无辜地点了点头:“中看不中用的东西,真是愁死了!”

赵兰听后神经兮兮地笑了:“怎么会中看不中用?男人就喜欢你这种的。”

宁禾脸颊两侧腾然升起了一抹红晕。

不是说这个年代的男女都很含蓄的吗?

这赵兰怎么回事?在这种场合同她聊起男女之间的事情来???

赵兰伸手掂了掂自己身前如布袋般长的两团:“我这胸就是喂孩子给喂的,现在垂的像布袋似的,干点活都费劲。”

“我家国强虽然嘴上不说,可他每回跟我亲热,都懒得脱我衣服,直接脱了裤子就来,他肯定是嫌弃了,觉得我的胸难看!”

宁禾抿了抿唇瓣,有些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她看着眼前的赵兰,微胖的身材,腰间堆起了三层似游泳圈的肥肉,那两个胸垂得老长,都要垂到肚脐眼了,很明显是生了好几个孩子后才变成这模样的。

可对于宁禾来说,赵兰是因为生了孩子后,身材才走样的,再怎么难看,也比得了绝症的身体要好看多了。

宁禾拉着赵兰一脸认真地对她说:“赵兰姐,虽然我没有见过姑娘时候的你,但我可以想象的出,你那时候一定也是个青涩漂亮的小姑娘,我们女人一生中有三次的脱变,你知道是哪三次吗?”

赵兰摇了摇头:“小宁啊,我没读过书,你讲的这些我都没听过。”

“赵兰姐,你之前不知道没关系,现在我告诉你,你要记住了,我们女人的三次蜕变,一次是成年时期的青涩娇羞,第二次是成为真正的女人时,妩媚端庄。而这第三次就是生下孩子后,浑身散发着母爱的光辉。”

赵兰似懂非懂地看着宁禾,她想继续听下去。

“你身上这些你认为很丑的东西,难道不是证明你蜕变的立功勋章吗?男人当兵立功得到勋章,我们女人踏过鬼门关,生下孩子就不该获得勋章吗?”

赵兰彻底听懂了宁禾话中的意思,她朝宁禾笑了笑,脸上的情绪逐渐释然了。

“小宁啊,谢谢你,越跟你接触,我越觉得你是个很好的姑娘!贺团长是娶对了媳妇!”

之前赵兰也是不看好宁禾与贺绍川的,可通过刚才宁禾对她的一番开导,赵兰已经完全站宁禾这头了。

她低着头凑近宁禾,将昨晚听到的消息,一股脑告诉了宁禾。

“小宁啊,赵兰姐对你是很看好的,我也知道贺团长的人品,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啊,我昨天听我家国强回来说,建军节的时候,那文工团的女兵会下我们部队来表演,你到时候可得看紧点你们家老贺。”

宁禾笑着问:“赵兰姐,你前面不是说,我们川子做不出这种事情的吗?怎么现在紧张兮兮的?文工团的女兵下来表演而已,又不是联谊相亲,再说了就算是联谊相亲也轮不到我们川子呀,赵兰姐你是不是多虑了?”

赵兰急了,音量都不禁大了几分贝:“哎呀,你可真是个傻姑娘,文工团的女兵啊,我们队离得最近的文工团就那么一个,那文工团的一枝花,于家那丫头!”

宁禾还没反应过来,什么于家丫头?跟她什么关系?

不过那什么,文工团的一枝花?怎么听着怪耳熟的。

赵兰见宁禾依旧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她简直皇帝不急太监急。

凑到宁禾耳旁,干脆把那人的全名都给叫了出来。

“于念白,你家贺团长的前未婚妻!”

于念白,贺绍川的前未婚妻,那不就是女主吗?!

什么意思?女主要来这里了?

这一刻宁禾不淡定了。

她原以为,只要她不死,努力维持这段婚姻,只要不与贺绍川离婚,女主就不会出现跟贺绍川搅和在一起。

可到头来是宁禾想的太简单了。

于念白可是女主啊,女主怎么可能不与男主相遇呢?

可女主出现了,她宁禾又该怎么办?

且不说贺绍川对于念白还有多少旧情,就他们这薄弱的婚姻关系,也许贺绍川在知道于念白要来的时候,就已经将要破裂了吧?

赵兰看着宁禾微微出神的模样,以为宁禾被这个消息给吓到了。

赵兰以过来人的经验之谈,低声传授给宁禾:“小宁啊,赵兰姐以过来人的身份,给你说些掏心窝子的话,这男人啊,要想拿住他很简单的。”

宁禾一听顿时来了兴致,就连身上的泡沫都不管了,拉着赵兰问:“赵兰姐,你快同我说说,要怎么做才能拿住男人?”

虽然宁禾是二十一世纪的新兴女性,但她是一天班都没上过,一个男朋友都没谈过,靠她妈传授的那四大技巧到底是效率太慢。

她想要一个一飞冲天的办法。

恰好赵兰就有个好办法。

赵兰的目光从宁禾那雪白绵软的胸脯划过,一路往下落,平坦的小腹,盈盈一握的柳腰,挺翘浑圆的俩屁股蛋,以及纤长白皙的双腿。

这身段,她还怕什么于家丫头?

“晚上把你家男人榨干,只要男人弹尽粮绝,还管他的小青梅在他面前晃悠,就算男人有这心,也没这力气啊!”

宁禾:……

她扯了扯嘴角,愣是没想到赵兰给她想的法子竟然会是这个。

她一个连男朋友都没有的人,让她勾引男人,把男人榨干,着实是很有难度。

宁禾笑笑,又问:“赵兰姐,还有没有别的法子?”

赵兰一听,比宁禾还要震惊:“这法子是最快最奏效的,小宁你不会连这个都做不到吧?!”

宁禾干笑几声,愣是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赵兰算是看明白了,她小声问:“你该不会每天晚上都没有满足你家男人吧?”

宁禾不明所以:“他们白天要训练要工作,很累的,晚上那么一折腾,白天还怎么有精神训练。”

再说了,哪个男的天天晚上做那种事啊,做不腻的吗?

赵兰简直恨铁不成钢,她拍了下宁禾:“你个傻丫头,都是当妈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放不开呢?”

“我们家国强,每晚都要,有一天晚上我太累睡着了,谁知道他掰开我的腿就来,害我第二天起来下半身光溜溜的,差点儿被孩子瞧见。”赵兰说着说着,脸都开始红了。

不光是赵兰了,宁禾听得都恨不得捂住耳朵,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男人啊,只要做了那事儿,第二天神清气爽,训练也更有力气了!这种事对男人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你家贺团长那么结实的大男人,你不满足他还得了?男人可不能憋着,憋坏了你以后哪还有性福啊!”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