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来袭捡个总裁当爹地
  • 萌宝来袭捡个总裁当爹地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星辰久久作者
  • 更新:2022-07-16 00:14: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好好给我服务
继续看书
五年前,云茉璃还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偶然之间,她救了一个受伤的男人,叫傅君霆。她从未想过向对方索要好处,甚至,她根本就没期待靠他改变自己糟糕的生活现状。可他,不仅误会她不择手段接近他,还像恶魔一样欺负她。终于,云茉璃无法再忍受他的误会,她转身离开。五年后,她的孩子生病,每天痛苦治疗。云茉璃恨死傅君霆了,可这时,他却和她走得越来越近!

《萌宝来袭捡个总裁当爹地》精彩片段

夜色阑珊,海城西郊。

云茉璃举着手里冒着微弱灯光的手机,小心翼翼的朝着漆黑小巷走去。

这里是整个海城最便宜的公寓楼,为了省几百块医药费,云茉璃不得不租住在这里。

忽地,云茉璃似乎绊到了什么东西,重重的摔倒在地。

“啊!”

顾不得自己,云茉璃赶忙捡起手机,屏幕上的裂痕令她的心都跟着碎了。

该死的,谁这么没有道德?

蹙眉看过去,云茉璃被吓了一跳,因为眼前竟然是个大活人!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男人骤然睁开眸,锐利的黑眸宛如一匹野狼,令人心中一颤。

只是男人的呼吸微弱,显然是受了重伤。

蹙眉看着眼前的女人,男人用力的摇了摇头,眼前视线依旧模糊。

“快找!他肯定就在这附近!”

不远处似乎传来了一道粗豪的声音,云茉璃还没反应过来,男人忽然伸手抓住她的手,掌心黏腻的触感,令云茉璃心尖微颤。

“救我。”

男人声音沙哑,呼吸有些沉重,“我腿受伤了,帮我躲开他们。”

察觉到男人的伤很重,云茉璃虽然想要帮忙,但自己现在的情况,不适合被纠缠进任何麻烦里面。

紧咬唇瓣,云茉璃犹豫了下,还是打算拒绝,“抱歉,我怕是不能……”

“我会给你报酬,而且你的手机似乎摔坏了,如果你不帮我,就没人赔给你了。”男人喘着粗气,死死的抓着云茉璃的手,再度加磅,“价格随你开。”

此话一出,云茉璃顿时心动了,“那我要五百万。”

只要有了五百万,外婆的病就有救了!

“没问题。”男人没有丝毫犹豫,仿佛五百万对他根本不算什么。

见状,云茉璃咬着牙扶起男人,“前面不远有座桥,我之前看到下面有个隐秘的桥洞,只要在那里,肯定能躲开他们。”

男人一瘸一拐,强撑着跟她来到了桥洞内。

跌坐下去的瞬间,男人隐约看到云茉璃裸露出来的蝴蝶骨中间,似乎有一个粉红色的桃心图案?

是纹身吗?

男人没精力多想,无力的靠坐在墙边。

云茉璃则是仔细听着外面的声音,知道那伙人一直在附近徘徊不走。

眼底闪烁着紧张,云茉璃时刻担心他们会找到这里。

大概过去两个小时左右,那伙人才气愤离去。

云茉璃松了口气,转身看向男人,“他们走了,你该兑现承诺了。”

男人没有应答。

不会死了吧?云茉璃探了下,确定还有微弱的呼吸,这才放心下来。

只是现在……要怎么办?

放任不管,别说她的钱拿不到,怕是人的死活都难说。

“我可真是欠你的!”

低咒一声,云茉璃费力的拖起地上的男人,把他丢到了一个破旧的三轮车上,将其带到了医院救治。

“这是医药费,请去一楼缴费。”

看着护士递来的缴费单,云茉璃动作顿时僵住,这么一大笔钱,刚刚给外婆交完住院费的她,肯定是拿不出来的。

可若是不付钱,男人怕是就要被医院赶出去了……

云茉璃尴尬的摸了下口袋,心中迅速思索着办法。

忽地,指尖碰到一个硬卡片的东西。

缓缓拿出,赫然是一张信用卡。

看到这张卡,云茉璃有片刻恍惚。

差点忘了还有这个卡……

只是……哪怕外婆病重,她都不愿意用这种张卡,可现在……

她不想用这张卡,但若不付账,自己的手机,外婆的医药费怕是都没有着落了。

咬了咬牙,云茉璃终究还是决定赌一把,大不了等男人醒了,给她医药费后,她再补上应该也是一样的!

总比白忙活一场好!

想着,云茉璃拿着卡刷了昂贵的医药费。

但此刻的云茉璃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在她刷卡的瞬间,城市另一边的某栋别墅内,一个中年男人的手机便收到了支出短信!

【您尾号为0000的银行卡,在6月23日03:26分,在仁和医院支出伍万元。】

看到这条信息,中年男人挑了挑眉。

他还以为这个逆女到死都不会用这张卡,毕竟当初拿这张卡换唐云骨灰的时候,云茉璃激动的恨不得杀了他……

唇角噙着一抹讽刺,云荣随手丢开手机,正准备继续处理文件的时候,忽然意识到不对劲。

前几天唐老太太肾衰竭住院,云茉璃都没有用这张卡,怎么会突然……

云荣敏锐的察觉到有问题,直接吩咐助理去查查怎么回事。

若是唐老太太病重,那他可不能袖手旁观。

毕竟唐老太太的手里还持有一部分唐氏集团的股份,若是她死了,那这股份必须是他的!

很快,助理便带回来一个令他不敢置信的消息。

云茉璃的确是给一个人结算了医药费,但那个人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傅君霆!

“你确定是那个首屈一指,傅氏集团的总裁,最年轻的企业家傅君霆?!”

“是的。”

云荣眼底满是诧异,“这到底怎么回事?”

“具体的我还没查清楚,但我听说傅氏集团已经采用一级警戒,而且我见过傅爷,是不会认错的。”助理说的信誓旦旦。

竟然是真的?那个逆女竟然真的有这样的狗屎运?

救了傅君霆啊!这可是天大的喜事!

云荣下意识想要起身去医院,只是想到云茉璃的态度,脸色逐渐冷了下去。

不行,这么去的话,那个逆女肯定会坏他好事。

能跟傅氏集团搭上关系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他绝对不能错过!

眼珠一转,云荣顿时有了主意,“你立刻给傅家传消息,说傅君霆就在那个医院住院,并且给我盯紧了那个小贱人的一举一动。”

“是。”

挂断电话,云荣立刻将自己的宝贝女儿——云薇儿,叫了回来……

医院内。

付了医药费的云茉璃回到病房,看着昏迷不醒的男人,忍不住狠狠翻了个几个白眼。

“你最好不是骗我的,不然我一定把你卖去当鸭子还债!”

恶狠狠地说着,云茉璃却不得不耐心的守着他。

咕噜噜……

肚子传出抗议的声音,云茉璃忽然想起自己晚上什么都没吃。

想要下去找点吃的,但云茉璃又担心自己这么离开的话,男人会不认账……

犹豫间,云茉璃忽然注意到他脖子上的那条项链。

打眼一看没什么特别的,但仔细看,上面几乎都是精心打磨的小钻石,链子也是铂金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下面有一个吊坠,打开一看,是个女孩子的照片。

应该是他心里很重要的人吧?

那拿走这个,就不愁他不认账了。

而且就算是他不承认,拿去卖掉的话,医药费也应该是够了。

想着,云茉璃跟护士借了纸笔,写下一行字,“我是你的救命恩人,现在出去吃饭,如果你敢跑,你的项链就没了!”

将便利贴贴在了男人的头上,云茉璃这才安心的出去觅食。

简单在附近吃了碗面,云茉璃便匆匆赶回医院。

只是再进入病房的时候,却已经找不到人了。

云茉璃狐疑的询问了医生,“您看到这个病房里的病人了吗?”

“他?刚刚有人来说是他的家属,接走转院了。”

“转院?转哪里去了?”

“这我哪知道?”

“啊……我知道了,谢谢。”云茉璃讪笑一声,道谢离开。

看着空空如也的病房,云茉璃眼底满是郁闷。

拿出口袋里的项链,云茉璃恶狠狠地嘀咕道:“要是你主人来赎你也就罢了,不赎你的话,你就等着被我卖了吧!”

看了眼自己报废的手机,云茉璃郁闷的叹了口气,收起项链,缓步朝着自己的公寓走去。

忙了这么久,天都亮了,她得赶紧回去补个觉,不然怕是没精力上班了!

简单补了两个小时的觉,云茉璃便要爬起来上班。

洗漱时,云茉璃看着自己有些苍白的脸颊,无奈的叹息一声。

她母亲唐云原本是云城唐家的千金,却因为天真相信了她那个渣爹云荣的甜言蜜语,被骗走了外公留给她们的唐氏集团所有股份不说,还被赶出家门,不得不去乡下生活。

母亲因病去世后,那男人曾经回来过,强行留下一张卡,带走了母亲的骨灰不说,还妄想把她也带走。

可是他家里的那两位却不是能容人的人,而且为了年迈的外婆,她最终还是决定留下照顾外婆。

更何况……她也不屑于去云家过寄人篱下的生活!

那个男人,根本不配称之为她的父亲!

为了替母亲报复那个男人,云茉璃努力读书,凭借最优异的成绩进入A大。

只是……因为外婆的病愈发严重,她不得不暂时辍学,四处跑龙套,同时也会给人写小程序来换取一些微薄的薪水,而且晚上她还会去一间清吧打工。

但即使是这样,外婆的医药费还是远远不够。

来到剧组,云茉璃换好戏服,躺在地上装死。

是的,她现在接的都是这种龙套,连露脸的资格都没有。

但至少,一次能有个一两百块。

趁着休息的空隙,云茉璃打开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开始制作小程序。

她大学主修计算机和表演双系,因为出色的成绩,被叫到实验室一同研发智能机器人的芯片,但因为辍学,没什么公司用她,只能制作一些个人的小程序。

“云茉璃!”

“有!”

云茉璃赶忙收起电脑,朝着副导演跑了过去。

“我这里有个丫鬟的角色缺人,里面有很多台词,你看看能不能演。”副导演把剧本递给她,“如果可以的话,一天的工资是五百块。”

“我能!”没有丝毫犹豫,云茉璃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OK,那你准备一下,明天开始上工,台词好好背。”

“好的好的,谢谢副导演!”

敲定了所有的细节后,云茉璃领了今天的工资,又急匆匆赶到了打工的清吧。

……

“哈欠……”

整理酒具的云茉璃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忙碌了大半夜,云茉璃已经有些头晕眼花了。

“茉璃,这个送完你就下班吧,早点休息。”领班看出她的疲惫,看了眼手表,将一份托盘递给她,“这是八零九的,别送错了。”

“好,谢谢领班。”

敲开八零九的门,云茉璃将托盘放在桌上,“这是你们点的酒和果盘,请慢用。”

“云茉璃。”

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令云茉璃下意识蹙起眉。

抬眸看去,赫然是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云薇儿!

看到云薇儿的瞬间,云茉璃眼底迅速划过一抹厌恶。

她们年龄相当,说明云荣在跟她母亲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外遇!

云薇儿虽然被接回云家,但只要云茉璃还在,她就永远是个小三的孩子,所以云茉璃讨厌云薇儿和她的母亲,云薇儿也十分厌恶云茉璃的存在。

此刻,云薇儿身穿香奶奶的限定款连衣裙,一袭波浪卷发更显妖媚,一身昂贵的饰品一看便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再看云茉璃,若是她不说,几乎没人会知道她们是姐妹。

云茉璃冷冷的睨了眼云薇儿,没有理会她的意思,转身便要离开。

“站住!”云薇儿被无视,顿时一阵恼火,“你什么态度?我让你走了吗?你信不信我投诉你?”

她真是讨厌极了云茉璃那自恃清高的样子,每每看到她这般模样,都会让她觉得自己是个跳梁小丑!

云薇儿不甘心,明明云茉璃才是被抛弃的那一个,她有什么资格在她面前这么得意?!

她,云薇儿,才是云家名正言顺的大小姐!

此话一出,云茉璃骤然顿住脚步,蹙眉看向云薇儿,“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要你开酒,你不是这里的服务员吗?那就……好好给我服务!”

云薇儿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令云茉璃身侧的手骤然紧握成拳。

“怎么?不愿意?那也行,只不过你也别怪我投诉你了。”

看出云薇儿的意思,云茉璃深呼吸一口气,终是转身面对云薇儿,“开几瓶?”

“全部。”

睨了眼满桌子的酒,云薇儿吐出两个字,随即优哉游哉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她。

云茉璃抿了抿唇瓣,认命的上前开酒。

见状,云薇儿眼底满是讽刺,“云茉璃,当初你自诩清高,不肯回家,现在却来做一个小小的服务员,是不是很后悔?”

当初云茉璃不肯跟云荣回云家,所有人都以为她是故意给云荣难堪。

实则,她只是想要照顾自己的外婆。

至于难堪……她根本没想过这种事情会让云荣那个伪君子难堪,毕竟能在婚内出轨的男人,还有什么颜面?

心中冷嘲,云茉璃面上不为所动,专注的开酒。

“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可有什么办法呢?爸爸看到你这张脸就觉得厌恶,甚至更讨厌你的存在。我要是你,怕是早就没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了,你说你怎么就能这么不要脸的活着?”

云茉璃还是不搭理她,开酒的速度也更快了些。

见状,云薇儿冷笑一声,“开酒开的这么熟练,莫非……你还陪酒啊?”

“啧啧,你可真够不要脸的,这种肮脏的钱你也赚?”

此话一出,云茉璃的动作顿了顿,随即冷笑一声,“肮脏?再肮脏,能有你肮脏吗?”

“你说什么?”云薇儿骤然伸手推了下云茉璃,“你敢说我?这就是你们酒吧的服务态度?”

云茉璃没有防备,本就是蹲着的身子重心失衡,狠狠地摔坐在地上。

但云茉璃却没有发现,原本装在口袋里的项链悄然滑落到了地毯上……

骤然站起身,云茉璃冷眸瞪着云薇儿,“酒吧的态度,是对待客人的,不是对待垃圾的。”

“你、你再说一遍!”

“云薇儿,我不愿意跟你计较,不是因为怕你,而是我懒得把时间浪费在你这种人身上,你要时刻记得,你不过是个小三的产物,只要我想,我才是云家名正言顺的大小姐,而你,盗用了我的名头,就偷偷的乐吧。”

“你胡说八道!”云薇儿尖叫一声,猛地扬起手想要扇过去。

云茉璃却早有防备,直接伸手抓住她的手腕,一字一句道:“云家大小姐的称号,你当做宝,我却不稀罕,那个男人你愿意叫爹,但我却觉得他连做我父亲的资格都没有。”

“云薇儿,我不是你能够搓扁捏圆的人,你若是不想倒霉,最好也别招惹我,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后果!”

说罢,云茉璃狠狠地甩开她的手,将最后一瓶酒直接打开,“酒开完了,记得给钱。”

没再理会云薇儿,云茉璃转身大步离去。

“该死的,你给我等着!我绝对会让你再也嚣张不起来!”云薇儿脸色异常难看,咬着牙低咒一声。

手机忽然震了下,云薇儿拿出手机看了眼,顿时恼火不已。

【大小姐,我找了云茉璃的衣服,里面没有项链。】

没找到,那她今晚所做的一切岂不是白费了?

若非昨晚爸爸跟她说,云茉璃手里有救了傅君霆的证据,只要她拿到了,就可以顶替云茉璃的功劳,届时成了傅君霆的恩人不说,还能找机会嫁进去,她才不屑于多跟云茉璃浪费唇舌。

要知道,傅氏集团可是海城最顶尖的公司,旗下不仅有娱乐公司,还掌握着全国最大的机器人研发技巧。

至于傅家,那几乎是可望不可及的存在,傅爷更是令人不敢随意肖想的神一般的男人!

云家虽然融合了唐家的公司,但在海城也不过是许多上流家族中不起眼的一个。

哪怕是她这个云家千金,也不可能说见就见到傅爷,而且哪怕是见到了,也不一定能说得上话,所以若是能成为傅爷的救命恩人,整个海城都可以横着走!

所以,她才会来这里转移云茉璃的注意力,好让助理趁机去偷项链。

只是现在却……

云薇儿气闷的跺了跺脚,一阵细微的声音却忽然传入耳中。

狐疑的低下头,赫然看到地毯上的项链,顿时眼前一亮。

真是打瞌睡便有人送枕头,云茉璃,这次可是连老天爷都帮着我!

云薇儿得意的勾唇一笑,将项链收好,高傲的离开了酒吧。

焦急离开的云薇儿全然没有注意到,她心心念念的傅君霆刚好与她擦肩而过……

另一边,云茉璃换好了衣服,准备回去休息。

双手放在口袋里,云茉璃忽然顿住。

项链呢?

找了找工装的口袋,也没有?

云茉璃不由得蹙起眉,怎么可能?她怕丢还特地放在口袋里的,怎么会……

忽然想到了什么,云茉璃猛地一拍额头。

肯定掉在云薇儿的包间里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云茉璃虽然很不想去,但想到那个男人答允的钱,还是硬着头皮回去了。

正要敲门进去的时候,云茉璃眼角余光注意到一个男人的身影。

那不是……

“喂!站住!”

云茉璃惊呼一声,快步追了过去。

肯定没错的,他就是昨天的那个男人!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